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韓葉]囚(3)  

011

「你一個軍人,天天跑過來看一個囚人,被人發現了怎麼辦?」葉修看著每天都過來、穿著一身整齊軍裝的韓文清,不禁問。

「無妨。」韓文清淡淡的說,然後在鐵絲網旁邊坐下。

葉修聳聳肩,也坐了下來,背靠著韓文清。

軍人和囚人,本是勢不兩立,何來像她們一樣,平安和氣相處?

012

他麼很少對話,就這麼坐著就是一天。

葉修會抱著一本書看一整天,韓文清有時候也會帶一本書,但更多是坐著閉目養神。

不是睡覺,只是閉著眼,卻處於絕對放鬆的狀態。

兩個人相對無言,卻從不尷尬。

天地間彷彿只剩下他們兩個,而他們有了彼此,就在不孤寂,何曾害怕過外面的滄海桑田。

013

「老韓啊,你是不是該回去了?」葉修眨了眨酸澀的眼睛,發現天色已經還是昏暗。

平時的韓文清應該要回去了,但今天的他卻依舊坐著,抱著膝蓋,側著頭枕在雙手上,睡得很熟。

「老韓?」葉修叫了聲,但韓文清卻毫無反應。

「老韓?韓文清?」葉修皺眉,加大聲量叫著。

「嗯...別吵...」韓文清嘟噥著,卻沒有醒過來,臉上帶著一片不正常的潮紅。

不對。他是發燒了?

「韓文清!你給我醒來!醒來穿外套然後回去!」葉修撲到鐵絲網上,用力搖晃著。

韓文清的外套就放在他面前,但是冷硬的金屬阻擋了他的接觸。

他連幫他蓋外套,也做不到。

纖長的手指努力伸過空格,勉強的拉住了韓文清衣袖。

「你給我醒來... 我幫不到你蓋外套啊...」

「你給我醒來啊韓文清!」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明明在你身旁,卻連幫你蓋外套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到,只能任由你發著高燒。

014

韓文清在葉修的叫喚聲中模模糊糊醒來,只是覺得頭很痛。

「怎麼了?」

「你病了,趕快回去好好休息!」葉修看見他終於有反應,也算放鬆了一口氣,心臟中一陣一陣的抽痛卻持續著,透明的液體不由自主從他眼角落下。

「沒事... 你別哭。」韓文清強忍著頭部一陣陣的脹痛,伸手輕輕擦掉葉修眼角的淚。

「欸...我什麼時候...」葉修茫然。

為什麼,我會痛的想哭?

「沒事,你別哭,我抱不到你。」韓文清扯出一抹笑,撈起外套。

「我先回去了。」

「不養好病就別回來!」

韓文清看著葉修的臉,再次伸手。

「別哭。我不會有事。」

你再哭,我會不捨得離去。

但是,我卻擁抱不到你。

你明明,就在我面前。

你哭,是代表你記起我了嗎?

评论(2)
热度(25)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