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没错,你们没看错!

一条咸瑜:

全鱼宴

【一宣+印调】

 印量调查点这里,欢迎订餐w

Cp:all喻【黄喻、周喻、魏喻、李(李轩)喻、叶喻、关(关榕飞)喻、张(张新杰)喻、昊(唐昊)喻】

规格:A5

售价:待定

字数:10W+

主厨(文手):风华 @风华 、靳兮 @落蕊成沙 、帝殒无释、瑜猗、叶鲤 @白末汤汤漱雨来 、杰里·鱼 @杰里·鱼 、客行 @魏基客嘚 

装潢:烨焘 @檀清 (排版)、判官 @尼糯米判官 (画手)

营销(宣图):瑜猗

特别鸣谢:乔丁笕 @乔丁笕 

 

 印量调查点这里,欢迎订餐w

【荣耀职业基友群|出品】

群号(QQ): 418398636

 

 

试阅文字版:

 

【章鱼藕汤】(西幻,神父张新杰×[伪]血族喻文州)

《天亮了》BY:杰里·鱼

011.

  张新杰转过身来看。

  屋内的蝙蝠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他坐在本来应该摆着花盆的窗台上,轻轻地晃荡着两条修长的腿。

  紫色的披风被摘下来搭在了胳膊上,看上去好像有点滑稽。

    “哦,谢谢,”张新杰说,“可以帮我把圣经粘好吗?胶水在抽屉的第三层。”

012.

       “当然没问题。不过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去收拾花盆,”男人轻巧的从窗台上一跃而下,“毕竟看上去这样会更令人放心一些。”

       “你说得对,”张新杰说,“但天下的《圣经》不止一本,而这盆花却无可替代。”

  说完他把圣经往桌子上一放,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崭新的花盆来。

013.

    “每一本《圣经》也都是独一无二的呀。”男人的眉眼弯了一下。

  张新杰闻言手下一顿,随即继续用手捧起地上的软土来。

    “神已在我心中,”他流利的搬出了两天前丢书时用来搪塞人的答案,“神的教诲也是一样。”

014.

    “神的教诲是什么?”男人粘补《圣经》的手没停,抬起头问道。

     “爱神在万有之上,爱人如己。”证道的内容,张新杰对答如流。

    “如果不是‘人’呢?”

  张新杰看了眼花盆,说:“也是一样。”

 

015.

    “那我们呢?也一样吗?”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有意的舔了舔自己尖尖的牙齿。

    “血族……也是一样。”

    “谢谢你,神父先生。”男人笑了笑,对他伸出一只沾着些胶水的手来。

    “我叫喻文州。”

 

 

【香酥罐头鱼】(现代,人类关榕飞×神仙喻文州)

《黪如发》BY:叶鲤

  经过学校的时候,有认识的同学从校里出来的时候给人问一声:“老师圣诞快乐!”喻文州笑笑应一声,暗自腹诽对方还好没有叫辅导员。“老师你男朋友吗?”学生笑嘻嘻地看了看关榕飞问道。在这个同性恋婚姻早已合法的社会,学生的思想也是开放极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耳根不见人的地方几乎微不可见地泛起了红,轻笑一声:“朋友而已。怎么?今天放假还在学校?”“自习室今天人少,我去坐了一会儿。”学生跟人寒暄几句,意味深长地笑笑,告个别走了。

  关榕飞等人走了,侧头瞥见人微红的耳根,顿了一下:“现在学生都这么开放吗?”喻文州耸耸肩对人笑:“大概吧。”心里却已经提前规划好了寒假的论文题。

    “我知道附近有家小饭馆不错,再晚点就有学生出来吃饭了。”喻文州看看表说道。关榕飞似乎心情不错地调笑了一句:“怕被抓奸吗?”喻文州轻咳一声:“不然会很挤的……”关榕飞笑了一下:“好吧,你带路。”

  关榕飞安安静静地吃着酸汤面,喻文州托腮盯着他的碗,拿筷子一下下戳着面前盘子里早已残破不堪的土豆。关榕飞及时地一筷子解救了它,从土豆鸡的汤汁里捞出来送到他嘴边:“菜要凉了。”喻文州反射似的张嘴咬住,回过神来发现是对方的筷子,忙咬了土豆退出来转过头囫囵嚼了嚼吞下:“抱歉……”也不知道在道什么歉,索性埋下头扒拉鸡丁,缄口不言。

  反射是指在中枢神经系统的参与下,动物体或人体对内外环境的变化作出的规律性应答,是神经调节的基本方式。

  哦天呐,喻文州你堕落了。

 

 

【珍珠鲤鱼】(西幻,人类李轩×非人类喻文州)

《极夜》BY:瑜猗

  他们在这屋子里待了很久。起初两人都醒着,时而聊聊天,时而看一看冰镜里的情形。后来李轩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喻文州就起身去关上了窗户,又从柜子里拿出条披肩披在他身上。

  壁炉里的火焰跳跃着、闪烁着,让整间屋子保持在令人舒适的温暖之中。渐渐地玻璃外凝上了一层白花花的水汽,积累得多了,化成小水滴,就顺着窗子流下去,划出一道晶亮的轨迹。

  喻文州的目光凝在属于蓝雨的那块冰镜上,微微启唇,出口的却是一声叹息。

  尽管已经来到虚空有半年多的时间,尽管承诺过再也不会回到蓝雨,可是……他在心底,还认为自己是个蓝雨人的。所以他不肯对李轩有任何的回应,哪怕他一直以来那样享受独处的时光。

  如果他不曾离开蓝雨……

  那么,喻文州永远也不可能遇到李轩,这样的生命,或许也是缺损的吧。

  屋里有些闷,喻文州走到窗边,嘎吱一声推开窗户。冷风从窗外侵入,李轩揉着惺忪的睡眼,问,“天已经亮了吗?”他的动作有些大,把身上披着的柔软料子掉在了地板上,一下子觉得肩头凉飕飕、空落落的。

  天已经亮了吗?喻文州看看窗外,又看看怀表。

  天亮了吗?

  没有。

 

 印量调查点这里,欢迎订餐w

【荣耀职业基友群|出品】

群号(QQ): 418398636


评论
热度(52)
  1. 子夜°归书判官家的问玊_Duang~ 转载了此图片
  2. 浅蓝微恋一条咸瑜 转载了此图片
    时间关系没有参与qwqqq现在想想有点不甘心 顺手转载,好坏我也是群里的重要一员呢对不对× 虽然
  3. 夙徴一条咸瑜 转载了此图片
    群里的本子……虽然宝宝其实一点都没参与……sad真的,不来一发吗?^_^
  4. 风华果冻·鱼 转载了此图片
    ......嗯。
  5. 一条咸瑜一条咸瑜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湉中鱼-
    其实我很希望谁能顺手夸一夸宣图好看x
  6. 高上北城入一条咸瑜 转载了此图片
    啊……终于要出炉了orz 更多的话留到FreeTalk的时候再说吧,这只是个一宣,样刊还没出来,售
  7. 帝殞無釋一条咸瑜 转载了此图片
    没错,你们没看错!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