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三十天写作挑战Day 1  

DAY.1请以印象重写一遍过去的某篇黑历史!(写完再跟过去的对照XD)

那年初春,濛濛細雨,他從海關那裡拿回了護照,禮貌的道謝後,背著輕便的行李,走出了機場,看著外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深呼吸一口,濕潤的空氣繞進肺部,再緩緩吐出,缺了點什麼,又多了點什麼。

-我來了,終於來到了,你想念我嗎?

一個陌生的年輕人走上前,朝他遞了一個牌子,說了句話,帶著濃厚的鄉音。他笑了笑,解開了電話屏幕鎖,戳開了電子郵件,乾淨的收件夾只是靜靜的躺著一封電郵,他點開,給年輕人一看。

年輕人只是瞥了一眼,臉上的笑容就變得更大,拉著他就往旁邊的汽車上走。

他從善如流的坐上了汽車,年輕人發動車子,沿途不斷對他說著話,他也只是潦草的回答兩句,目光終點從來沒有離開過外面的山巒,眼神平靜而悠遠,細細的呼吸聲幾不可聞,不說話的時候彷彿就是一個精緻的木偶放著一般,毫無生氣。

-我遵守了我的諾言,來到了你的家,你會在等我嗎?

到達民宿後,熱情的老闆娘迎了出來,他嘴角再次彎起禮貌而標準的弧度,微微向老闆娘點頭。

跟著老闆娘的指示,他來到一個小房間,打開房門,裡面清清冷冷的一張床、一個櫃子,一眼看清。

老闆娘看著他關上門後,就回去幹活。

但沒過多久,他再次走出來,換上了一件白色襯衫,黑色西褲,襯得他身形越發修長挺拔。

「您好,我想問,這裡怎樣去?」他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張摺得整整齊齊的紙張,上面用工整的字體寫著一個地址,遞給了老闆娘。

「這個地方啊...門口左轉直直走十五分鐘就到了。」老闆娘看了看,想了想,就回答了。

「謝謝。」他把紙條細細疊好,再次收起來,微微鞠躬道謝,轉身就向門口走去。

「等等!」老闆娘喚著他離開的身影,他頓了頓,轉頭,眼神裡帶著不解。

「雨傘,拿著去吧。外面正在下雨呢。」老闆娘把雨傘遞給了他,他低頭看著,還是伸手接過。

「謝謝。」說完,就推開了門,朦朧煙雨很快吞沒了他瘦削的背影。

「一個外鄉人,千里迢迢來到,卻要前往那種地方,為什麼呢?」

老闆娘嘆氣,搖搖頭,繼續工作。

他孤身一人走在細雨中,沒有開傘,雨水很快就濡濕了他的鬢角、衣角,從他瀏海滴落的雨水,滑過他的眼角,如同未擦乾的淚水。

-你常常出門不帶傘,但淋雨什麼的,其實一點也不好玩。

走著走著,漸漸走出了繁榮的城鎮,去到了一個小小的山丘。

他緩步登上山丘,山的頂端矗立著一塊塊石碑,整齊卻荒涼。

他看著整齊排列的石碑,一步一步穿梭其中,微微彎腰看著一個一個陌生的名字。

直到那三個熟悉的字映入眼簾。

他停下了腳步,伸出右手。

修長的手指輕輕觸碰著石碑,像是害怕石碑會被他瞬間弄破一樣,從一根手指,到最後整隻手掌貼了上去,釘的一聲清脆聲,是無名指根環著的戒指親吻石碑的聲音。

那隻簡陋的銀色戒指被雨水洗刷得閃亮,上面佈滿各種斑駁的劃痕,卻依然堅定不移的牢牢環在指根。

-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但我卻無法親手套到你的手指上。

他手掌輕移,如同撫摸愛人的臉頰一樣撫過石碑,撫過那張黑白照片,撫過那個溫柔笑顏。

手指在上面留戀不去,只遺憾不管如何觸碰,哪怕捨棄他的所有體溫,也不能溫暖那張臉頰。

黝黑的雙眼中閃過無盡的悲哀,一圈一圈蕩漾,明明快要漫溢出來,卻還是被強忍著。

 他撐開了傘,然後轉身坐下,傘就擱在自己肩上,遮擋著落在石碑上的雨水。

他就這樣,清清靜靜的坐著,一動不動。

那雙眼微微閉著,纖細的睫毛抖動,如同受驚的蝴蝶,不斷顫動著翅膀。

他一動不動,就那樣靜靜坐著,胸膛連呼吸的起伏也缺乏,就跟一隻破爛被丟棄的洋娃娃一樣,倚著石碑

-讓我就這樣,陪你一天吧。

他坐了一天,雨也下了一天。

雨停的時候,他終於睜開眼。

眼眸深邃而平靜,彷彿所有悲傷也離他而去,更像是他已經丟失了感受情緒的能力。

他站起來,手最後一次摸過石碑。

「我走了,下次再來看你吧。」

黑歷史來源:http://nephilimsariel.lofter.com/post/1cb663a2_97ef2c6


评论
热度(2)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