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僅屬於你 一晚的奇蹟》  

-我的master,在你生日這天,讓我送你最好的禮物。


曾經大漠孤煙以為,他可以跟韓文清一直戰下去。

起碼,在榮耀關服前,他一直能在他身邊。

他身上的裝備,每一件都是韓文清親手打回來,帶著他衝進每一個副本,出生入死打回來。

尤其是雙手上的拳套,從樸實無華的皮質手套,變成了那雙纏繞著烈焰的火紅拳套,打出去的每一拳,都能划出一片灼熱紅芒。

直到不知那一天,大漠孤煙眼前的景色,變成了單調古板的訓練場。

開初他還帶著厭倦,但看到韓文清臉上的興奮,眼中的鬥志,他知道,這是他主人所希望得到的。

-既然是你所願,那麼,為你做到一切就是我的任務。

-你是我的神。


他陪著韓文清,打倒一個又一個站到他面前的人。

又或者,被打倒。

勝而不驕,縱敗不餒。

「我要贏。一如既往的,贏下去。」大漠孤煙清楚記得,那個少年所說過的這句話。

他看著少年,披上那件紅黑外套,少年說,

「這就是霸圖,我的戰隊,霸圖。」

-若你說你屬於霸圖,那麼,我就屬於你。

-無關任何人,只屬於韓文清的,大漠孤煙。


大漠孤煙記得倒在王座下的不甘,記得戰矛刺穿胸膛的痛楚。

他茫然過,究竟自己是否能夠贏,是否有資格,奪得冠軍。

但他從未在韓文清眼中,讀出任何迷惘。

他只讀到,漸漸變濃的戰意。

「下一次,冠軍是我們的!」

「一如既往的,打敗他!」

那個少年在鍵盤前的低語,大漠孤煙一字不漏的記著。

-我會陪你,拿到屬於你的東西。

-一如既往的,跟你並肩。


第四賽季冠軍,霸圖。

當大漠孤煙揍倒最後一個對手之後,他轉身,正好看見韓文清嘴角的一抹笑。

一抹帶著得意、興奮、歡樂的笑容。

這才是嘛,笑一下吧,我的主人。

大漠孤煙晃晃拳頭,另一端的韓文清也揮了揮拳頭。

「贏了,終於贏了!」

沒錯,我們贏了。

-這份榮耀,屬於你我。

-說好與你一同登上巔峰,我做到了。


時光流逝,大漠孤煙已經記不清那個少年的眉目,眼前的他依稀帶著那年的稚嫩輪廓,更多的卻是成熟。

從青蔥的翠竹,變成沈穩的松柏,衝動剛強轉變成了冷靜沉著。

那個年少輕狂、一頭闖進前景未明朗的電競圈的愣頭青,變成了所有人仰慕的前輩。

他開始改變了打法,只為了繼續打下去。

他的一切都起了改變,唯一沒變,只有那顆爭勝的心。

大漠孤煙從不懷疑,韓文清會有放棄的一天。

-儘管如此,你還是那年初見的你。

-你的初心不變,我亦待你如初。


大漠孤煙看著他,拿著手上一封信,沉思許久。

「第一屆世界榮耀邀請賽」

更高的榮光,更高的目標。

這封信,代表著對韓文清實力的肯定。

他覺得,他主人會毫不猶豫答應。

但最後,他卻放下了信,搖了搖頭。

「我已經沒有時間浪費了。」

「下一個賽季,霸圖一定是冠軍。」

大漠孤煙不明白為什麼他要放棄,但又冥冥中,似乎了解了他的含義。

最後的時光,他只願與霸圖,走到巔峰。

-我未必懂你的一切,但我相信你。

-你選擇這樣,那我一定支持。


大漠孤煙看著身旁的夥伴不斷更換,一個刺客離開就沒回來了,一個流氓來了卻又很快的走了,一個曾經是敵人的彈藥專家為他打起了掩護。

來來去去,他知道,有種東西叫退役。

他歪頭回憶,跟韓文清戰了十個年頭了吧?

他曾經聽過,韓文清的隊友、經理說過退役這個詞。

但都被韓文清搖著頭拒絕。

他很開心,韓文清會陪著他,一直一直不會退役。

但那個深夜,那聲沈重的嘆息卻令他醒覺。

「這就是,盡頭了嗎?」

大漠孤煙很想安慰他,很想握緊那雙微微抖動的手,跟他大叫你還能戰。

「抱歉呢,搭檔。」韓文清苦澀的笑了笑,「我還是老了...」

-原來最後,並非我離開你,而是你不得不離開。

-命運弄人,時光不饒人,我不得不懂。


默默看著眼前那個他,大漠孤煙伸出手,試圖觸碰他。

讓我...為他做些什麼。

大漠孤煙閉上眼,心中這樣說道。


張開眼後,卻看見韓文清帶著驚愕的看著他。

「你...大漠孤煙?」

他趕緊到處看,的確是霸圖的訓練室。

大漠孤煙在慌亂幾秒後,立刻冷靜下來。

沒有了屏幕阻隔的那個臉孔,比他想像中,更加好看。

大漠孤煙笑了笑,衝著韓文清說。

「初次見面,master你好,我是大漠孤煙。」

-若這是榮耀女神給我的奇蹟,我非常感激。

-能見你一面,值了。


大漠孤煙看著韓文清的驚愕,抿著嘴笑了笑。

「似乎我的祈禱起了作用呢。」一步兩步,他走到了韓文清面前。

伸手,一把抱著前面的漢子。

「這十年,興幸有你。」

「很高興與你並肩。」

「看著你的長大,我也很開心。」

「你沒老,你還是如初。」

「你也不曾離開,你一直在我心底。」

「我所承認的master,只有你。」

「只有你是我的master,韓文清。」

-我會一直記得你。

-儘管時間忘記了你,我也會記得你的存在。


韓文清用力回抱,然後鬆開。

「承蒙不棄。」

低沈的聲音帶著濃厚的情感,讓大漠孤煙甚至無法分辨其中蘊含著多少種感情。

他只知道,這個男人,不甘倒在時間之下。

「讓我陪你,走到最後一秒鐘。」

大漠孤煙伸出拳頭,帶著拳套的手纏繞著猛烈火焰。

「好。」

韓文清也無懼,伸拳碰上。

沒有絲毫的灼傷感,只感受到溫暖,帶著與左胸膛底相同的脈動,包裹著他的拳頭。

-你亦不懼,我也無懼。

-當日誓言,從未忘記。


大漠孤煙滿足的笑了,拳上火焰席捲而上,包裹著他漸變虛無的身軀。

「master,這份生日禮物還滿意嗎?」

「這是屬於你的奇蹟,只為你而出現的奇蹟。」

大漠孤煙的身軀慢慢消失,最後一熡火焰眷戀的繞過韓文清試圖挽留的手掌。

「生日快樂,我的master。」

「祝你,武運昌隆。」

-你是我的奇蹟,你讓我見識到堅持的真正意義。

-那麼,就讓我在你生日的這天,為你送上最好的奇蹟吧。


评论(2)
热度(13)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