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Dec.10 韓葉友情向】十年如夢  

退役梗

友情向

粗體歌詞

BGM:好夢如舊

-------------

只求當年七分才力,將你描摹無虞

難現錦繡字句,折煞玲瓏詞筆

不甘願默認是我江郎才盡

陳言勿去又何用閑人提醒

越記得清晰,越難求神似

看著屏幕上的大漠孤煙在自己操控下不斷跳躍,拾級而上,但嘴角的緊繃卻沒有絲毫放鬆。

繼續,繼續往上!

但最後,還是在某一級摔了下來,訓練結束。

看著屏幕上的數據,韓文清有點茫然。

十年了。

大漠孤煙,你在我手上十年了。

從當初一個新手號,到現在人盡皆知。

從當年敢以一敵百,到如今改變打法。

我真的老了嗎?

大漠孤煙,這十年,你滿足嗎?

對於我,你滿意嗎?

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大漠孤煙,我演繹不到了,越是想念,越是打不出。

我的背後,有霸圖,不能再肆意發揮。

你會不會失望?

搔首至發落,方有一句得

檢點舊書冊,已入古人歌

夜半深雪對坐,滿面塵世煙火

問你能讀懂幾回合

「喂?哦,你稍等。」蘇沐橙接起了手機,卻又遞給了葉修。

「嗯?哪位?」葉修接過。

「是我。有空出來一會嗎?」低沉熟悉的聲音傳來。

「老韓?行。」葉修皺了皺眉,今早霸圖對興欣的比賽他有看,韓文清的重大失誤他也有看見,但沒想到晚上韓文清會打來。

韓文清說下一個地址,就掛了。

葉修起身,隨意穿上一件外套,衝著蘇沐橙揮揮手,就出門了。

去到見面地點,葉修卻見韓文清難得的點著一根菸,夾在雙指中間。

「怎麼了?」葉修走過去,韓文清遞給他一根菸,葉修從善如流接過,點起。

一時間,空間只充斥著苦澀的菸草味。

「你...退役的時候,在想什麼?」韓文清想了好久,才問出這個問題。

「啊?」葉修模糊了一會,「你想退役?」

「呵...不知道呢?」韓文清低頭一笑,帶著幾許寂寥。

「原來嗎...」葉修吐出一口煙,捏滅菸,伸手就抱緊韓文清,卻不發一言。

韓文清開初沒有反應,只是僵硬著身體。

直到葉修拍了拍他的背,一下,又一下,然後說了一句,

「沒關係的。」

那刻,韓文清才慢慢放鬆,默默回抱,把臉埋在葉修肩上。

而葉修,只是緊緊抱著他微微顫抖的身體,一言不發,望著半空,若有所思。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頭血猶熱

既相逢不妨挑燈呵手照山河

有些話道破一半忽又沉默

聽寒寺鐘聲請野佛

待韓文清掙扎了一下,葉修才鬆手,放開他。

「打一場?」葉修開口。

「嗯。」韓文清聲音略帶鼻音,卻還是跟著葉修回到興欣。

「有卡不?」

「有。」韓文清從衣袋拿出一張銀色帳號卡,刮痕斑駁,邊緣磨損。

葉修去競技場開了一個房間,而韓文清則刷卡登入。

場內,君莫笑和大漠孤煙遙遙對立。

倒數過後,君莫笑卻毫無花俏,直接衝過去跟大漠孤煙戰成一團。

韓文清咦了一聲,手下不慢,操控著大漠孤煙迎戰。

葉修一路狂打,沒有一點迂迴、利用地形等的念頭,只是,悶頭就打。

在葉修的渲染下,韓文清也慢慢放開了,手指不斷在鍵盤上跳動,大漠孤煙拳拳生風,往君莫笑打去。

最後,君莫笑倒下了。

「老韓,不錯嘛。」

「葉修你...」韓文清拍桌而起,看著對面的葉修。

「怎麼?」葉修低眉,發光的屏幕在他眼底投下陰影,平靜而淡定。

「沒...謝謝了。」

從不在意消磨卻恐懼被埋沒

誰撥開春草尋底下兩道車轍

曲早離了口那琴弦還顫著

願我們僥幸被記得

誰能記得

「我和你,都打了十年了。」葉修又點起一根菸,然後把菸盒拋到對面給韓文清。

「嗯,十年了。」韓文清接過,點燃了一根。

「我跟你,很像,又很不像。」

「我們是兩條平衡線,永不交錯,但經歷過的,都大同小異。」

「但是啊,我們都走到了末路了,新來的小伙子,一個比一個厲害,雨後春筍般冒出來,都超越了我們了。」

「終有一天,我們親手帶著練著陪著十年的卡,也要交給工會。我們啊,就孤單一個退役,或者用著新卡再練,但也不是那個號了。」

「只要有接班人,大家都會記得君莫笑,記得大漠孤煙,但終會忘記了葉修,忘記了韓文清。」

韓文清看著屏幕上的大漠孤煙擺出系統的動作,像是恍神了一樣。

最後,他也只能嘆氣。

「或許世界會忘記我們,但我沒有忘記你,你也不會忘記我,這就應該知足了,不是嗎?」

「哦?難得文青呢。」葉修笑了笑。

「廢話。」韓文清回嘴,嘴角難得帶著笑意,「今晚,謝謝了。」

「說什麼謝,快回去,別在這裡偷看我們的機密。」

「嘖,誰想看。」韓文清轉身就往門口走去。

「葉修。」

「嗯?」

「世界可能忘記我們,但我不會忘記你。」

「呵,你也是呢。」

「那就好,下次見吧。」

「下次見。」

评论(4)
热度(32)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