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韩叶深夜六十分钟](7)  

BE BE BE!重要的事重复三次! 

其實我覺得是HE...

覺得自己寫得糊裡糊塗的...希望不會太亂...

@韩叶深夜60分钟 

題目:三個願望

------------------

當韓文清抱著渾身鮮血的葉修的時候,他只想著一件事。

拜託,誰也好,別帶走他,別把他從我身邊帶走。

從來不相信神祇存在的韓文清,向著不知道身在何處的神祇祈禱著。

請讓他,繼續待在我身邊。

直到葉修被醫護人員強行帶走,送進手術室,他也還是在祈禱著。

若可以的話,我願與他,共享生命。

他腦海只一直重複著這想法,直到手術室的燈熄滅。

「救回來了。」醫生帶著疲憊,只是簡單交代了葉修的情況。

但這對韓文清而言,足夠了。

他沒死,就足夠了。

其後,韓文清一直照顧著昏迷的葉修,但有一天,醫生替葉修檢查之後,沈重的搖搖頭。

「如果他再不醒來,大概,再也醒不到了。」

韓文清看著床榻上即便睡著、也無意識皺著眉的葉修,帶著苦澀的笑容。

葉修,很痛苦嗎?

痛苦的你不願醒來。

他閉上眼,第二次向不知名神明祈禱。

若真的有神存在的話,請讓我為他,分擔痛苦。

分擔那讓他寧願沈睡也不肯醒來感受的痛苦。

他在心底重複著,一直一直。

也許他的虔誠,讓神明聽到了。

翌日,葉修醒來了。

醫生都大呼,這是神蹟。

醒轉後的葉修,康復速度讓人讚嘆。

看著不斷好轉的葉修,韓文清也打從心底愉快起來。

醫生很快發下出院證明,而葉修也搬到韓文清家,讓韓文清可以好好照顧他。

但在一個深夜寒冬,葉修卻忽然暈過去,倒在家裡。

韓文清喚了他多次,也喚不醒他,只能送他去醫院。

此情此景,彷彿跟多年前重演,韓文清又坐在手術室外,什麼也做不到。

他閉著眼,默默等著。

最後醫生出來,搖搖頭。

舊傷復發,大概只有一年性命了。

而聽到這個消息的韓文清,卻也暈倒了。

醒來後,醫生帶著幾乎憐憫的表情告訴他。

他的腦內有一個腫瘤,已經到達無法切除地步。

生命倒數,九個月。

得到這個消息的韓文清,卻莫名其妙的笑了。

而葉修知道後,也笑了出來。

嘖,這次又輸給你了。

韓文清帶著可謂溫柔的笑容看著葉修。

不到最後也不知道結果呢。

葉修平靜的看著。

-神啊,你達成了我兩個願望,代表你真的存在吧?這樣的話,

-我從沒信仰,非要說的話,我只信榮耀女神,

幾乎同時,兩人心裡都在祈禱。

-讓他先死。

-別讓我先死。

兩個淡然對待自身生死的男人,卻都只怕留下對方獨自一人。

他們同時拒絕了留院的建議,帶著簡便的行李,踏上了旅程。

他們走遍了大江河山,從黃海去到愛琴海,又去了加勒比海。

到最後,還是回到了那個小家。

零零落落得到他們消息的蘇沐橙和張新杰,在知道他們回到家的那夜,不約而同去了探訪。

他們在門口相遇,點點頭,按響門鈴。

門縫透出著光芒,但卻沒人來開門。

張新杰臉色大變,掏出韓文清交給他的後備鑰匙破門而入。

客廳空無一人,廚房裡的鍋子上還冒著絲絲熱氣,等待著進食之人。

他們走到睡房,看見那光景的時候,頓時啞然失聲,而蘇沐橙眼中的淚水也潸然而下。

床上,韓文清和葉修相擁著,彷彿沉睡一樣,但胸膛卻沒一絲起伏。

誰也不知道,究竟他們兩個,誰先嚥下那口氣。

但只知道,他們永不分離。


评论(19)
热度(54)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