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邱喬-煦光流年(1)  

一年前的今天,我開始寫百日韓葉。

一年後,我從新開坑,這次是邱非和喬一帆的故事,365題。

希望大家還是會喜歡。

之後大概還會有雙花、軒喬、周黃的一年吧,就是想嘗試各種CP

如果覺得雷的話,我很抱歉,我會在標題寫明,請大家自己避雷。

題目出自這裡:http://yituanlvzi.lofter.com/post/22fc41_2d30355

-----------------

邱非認識喬一帆,但僅限於知道他是興欣的鬼劍士,在跟微草解約後孤注一擲去到興欣轉職為鬼劍士。

喬一帆也認識邱非,僅是知道他是葉修的弟子,那個毅然放棄微草大好前程留守嘉世的戰鬥法師。

而他們也曾經見過面,在賽場上的匆匆一瞥。

邱非記得,那時候的他是個溫潤如水的青年,嘴角有一抹溫柔的笑容,笑意和煦。

喬一帆記得,那時候的他是個如火少年,眼中帶著無限戰意,薄薄的嘴角總是抿著。

那匆匆一瞥,只是留下粗略的印象。

直到那年冬夜,他遇上了他。

「對不起!」喬一帆在便利店買完東西,轉身時卻撞到了一個人,他按著痠痛的額頭,連忙開口道歉。

「沒事,不用道歉。」對方也開口,聲音帶點嘶啞。

「你是...邱非?」喬一帆看了對方,覺得對方的面容有那麼一點熟悉,想了一會才叫出對方名字。

「你...興欣的喬一帆?」邱非在被人叫出名字後,皺著眉想了一會。

「嗯,是我。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呢。」喬一帆笑著說。

他笑的時候,眼睛會微微瞇著,彎成一彎月牙。

邱非看著他的笑容,忽然覺得心跳有點快。

他伸手抓抓頭,「我也沒想到呢,新年你沒回家?」

「沒有,今年留在興欣跟老闆娘過年,出來幫手買一些飲料。」喬一帆晃晃手上的塑料袋,沈甸甸的幾罐飲料輕輕碰撞。

邱非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就拿出錢包,順便拿了一盒感冒藥,就去付錢。

「誒?你感冒了?」喬一帆看見邱非拿著感冒藥,立刻湊上前,秀氣的眉微微皺起。

「有點喉嚨痛。」邱非聲音低啞,沒有否認。

「吃了晚飯沒有?這種牌子的藥不能空腹吃。」喬一帆追問,眼神在藥盒上飄過。

「沒,一會回去吃泡麵。」剛說完,邱非就目睹著喬一帆的臉瞬間板起來。

「不行!感冒了不能吃那種東西!」他有點氣呼呼,「怎能不好好照顧自己?你來我們這裡吃飯,我叫老闆娘多加一雙筷子!」

說完,他生怕邱非拒絕一般,一手拉著邱非的手,一手就掏出電話,撥了回去,飲料袋子掛在手臂,隨著他的動作激烈晃著。

「老闆娘?嗯。沒事。我遇見邱非,對對對,他感冒,我帶回來一起吃個晚飯可以嗎?嗯嗯,好的,掰掰。」

掛斷電話後,他就繼續拉著邱非,「老闆娘答應了,跟我回去,她說幫你煮粥,總之,不許吃泡麵!」

「麻煩你們了,我不會逃,能放開我嗎?」邱非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看著兩人緊緊握著的手和路人們的眼光,忍不住提醒。

「咦?啊!抱歉!我沒留意!」喬一帆低頭看了看,一張臉立刻漲得通紅,他趕忙放開手,連連道歉。

「沒事沒事,走吧。」邱非笑著,看著喬一帆不知所措的樣子,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然後率先往上林苑的方向走去。

上林苑只有蘇沐橙、唐柔、陳果、包子四個人,人不多,陳果端上一碗白粥,幾顆蔥花飄在粥上,邱非誠懇的道謝,就坐下來跟著大家吃飯。

「吃藥。」吃完飯,喬一帆遞上一杯溫水,催促著邱非。

邱非從善如流,接過水杯,乖乖吞下藥。

而看著邱非乖巧的動作,喬一帆一直緊鎖的眉頭也鬆開。那抹屬於他的溫暖笑容也再次浮現。

「我該回去了,謝謝各位招待。」邱非站起來,向陳果道謝,就打算轉身離去。

「這麼晚了,你就留在這裡一晚吧。」喬一帆看了看時鐘,「這麼晚你要走路回去吧?」

「沒事,走走也好。」邱非若無其事的往門外走。

「你就留下吧,跟一帆一間房間睡一晚,換洗衣服他借給你,感冒了就好好休息一晚,反正一帆宿友不在。」在沙發另一邊看電視的蘇沐橙也開口挽留。

「這...太麻煩你們吧。」邱非有點為難,留著吃晚飯還要留宿,萬一他們要訓練呢?

「沒事,這幾天我們都在休息,沒有訓練,不用擔心。」喬一帆彷彿看透了邱非的心思,「留下吧。」

「那...打擾大家了,麻煩你了。」邱非看著喬一帆清澈的眼神,終究還是點頭。

那晚,邱非就跟喬一帆同一間睡房,聽著他平緩規律的呼吸聲,邱非卻罕有的失眠了。

第二天清晨,邱非很早就走了,只是留下一張便條,說昨晚的衣服會清洗乾淨再還過來,還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

喬一帆仔仔細細的把紙條看了幾遍,再拿著電話,一個一個數字輸入,然後登錄通訊錄。

隨後,又發了一個短信去。

「早安,我是喬一帆。」

那邊很快就回覆。

「早安,昨晚謝謝了。」

兩人就這樣一來一回發著短信聊天,後來還約了那一天出來,邱非堅持要請他吃飯,順便歸還衣服。

然後喬一帆又問他要不要來看全明星,邱非也答應前往。

兩人就成了好朋友,訓練之外的時間,都在聊著天,東拉西扯的聊著,放假的話,甚至會一起去吃午飯,然後兩個人開著小號去打打鬧鬧。

無關公會或者戰隊,只是喬一帆和邱非。

喬一帆發現,邱非臉上多了一絲絲笑意,很淡很淡,但卻很明顯。

而邱非發現,喬一帆的笑容更加溫暖,如同冬日的陽光一樣。

台上對手,台下朋友,這句話在他們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詮釋。

第十三賽季,總決賽,興欣對戰嘉世。

總冠軍,嘉世。

邱非帶著戰鬥格式,挑翻了喬一帆的一寸灰,帶著1%的血量站到最後。

高舉長矛,王者歸來。

「恭喜了。」台上握手的時候,喬一帆心底有著不甘,但還是笑著握手。

「一會,等我。」邱非在他耳邊輕聲說,說完就和他擦肩,跟下一個隊員握手。

喬一帆帶著疑惑,坐在嘉世的休息室等著。

不用太久,臉上透著疲累的邱非走了進來,順手關上了門,房間只有他們兩個。

「恭喜你邱非,你今天打得很好,我們輸得無話可說。」喬一帆率先走上去,用力的抱了邱非一下。

「謝謝了。」邱非淺淺笑著,拉著喬一帆坐到沙發上。

「所以,什麼事?」

邱非從袋子中拿出一樣東西,把他慎重的放到喬一帆手上。

「給你。」

喬一帆一看,正是十三賽季冠軍戒指。

「不,這太重要了,怎麼可以給我。」喬一帆趕緊想把它還給邱非,但是邱非卻沒有接。

「我喜歡你,喬一帆。你怎麼看?」邱非很認真,喬一帆能看到他眼中的執著。

「我...」喬一帆有點慌張,根本不知道怎樣回答。

「不要緊,是我唐突。戒指你收著,等你有答案了,再決定要不要還給我。」邱非拍了拍喬一帆的肩膀,站起來,「我先回去了,遲些見。」

喬一帆看著邱非離開,最後門板阻隔了他的視線。

回到上林苑,他獨自躺在床上,手上拿著那枚銀光閃閃的戒指,任由他的銀光刺痛眼眸,放空著腦袋,慢慢思考。

他腦海裡,彷彿回播著,這段時間的相處。

那個溫柔體貼的他,總使很多時候也不太愛說話,但是還是會靜靜笑著聽自己說,然後點評兩句,或者在自己失落時拍拍自己的肩膀,遞上一杯巧克力。

他是什麼時候知道的?我喜歡喝巧克力。

他的口袋總是有著糖果,自己嘴癢去掏他衣袋時總能找出自己最愛的蜂蜜糖,他又怎麼知道,我喜歡吃?

若約出去吃飯,他一定不會選擇車程遠的地方,更不會在他坐車時找他。他為什麼會知道,我會暈車?

太多太多的瑣碎事,邱非對他都瞭如指掌,他是什麼時候,這麼了解自己?

想著想著,喬一帆不知不覺的睡著,睡夢中,只是徘徊著邱非的那句,我喜歡你。

翌日,他睜開眼,邱非的戒指靜靜躺在他枕邊,那瞬間,他居然有點失落,那不是邱非,只是一塊冰冷的金屬。

他慢騰騰的坐起來,再次拿起戒指,讓自己的體溫染上冰涼。

喬一帆笑了笑,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邱非?嗯,是我,一會有空吃午飯嗎?在咖啡店,好,好,1點見吧。」

當邱非去到咖啡廳時,喬一帆早就坐在那裡。

「抱歉,晚了。」他趕忙坐下,額頭還帶著點點汗珠。

「沒事,我剛剛到。」喬一帆趕緊把面紙遞給他,示意他擦汗。

「所以,你有答案了?」邱非開門見山。

「什麼也瞞不過你。」喬一帆苦笑,他從來都如此直接,最不懂拐彎抹角。

「嗯,給你。」喬一帆掏出一條掛在鏈子上的戒指,遞給邱非。

邱非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伸手接過。

「這就是你的答案?」他用力眨著眼睛,企圖讓那份濕潤消失。

「沒錯,這是我的答案。」喬一帆指一指他手中的戒指。

邱非低頭一看,上面刻著第十賽季,卻非第十三賽季。

「你的,在我身上。」喬一帆扯出自己脖子上的項鍊,一模一樣的戒指閃過。

「我喜歡你,邱非。我們在一起吧。」那天,那個和煦的少年,帶著染上陽光暖意的笑容,對著那個似火的青年說。

「好。」青年也笑了,眼中燃燒著火焰,帶著戰意,還有難以察覺的溫和。

我們如同煦日的陽光,溫暖著對方,相約以此相伴,渡過流年。


评论(12)
热度(34)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