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百日韓葉]DAY 98 病  

呵呵……大家注意保暖啊……(拿紙巾

————

「葉修?」早上,韓文清在廚房弄早餐的時候,葉修循著香味找了下來,搖搖晃晃的走到韓文清背後,把頭擱在他肩膀,雙手抱著他的腰,迷迷糊糊的。

「嗯...老韓早...」葉修語音不清的說,還是繼續趴著,「頭痛...」

「頭痛?」韓文清關了火,把手上盤子放到桌子上。

「嗯...」葉修點頭,卻轉身捂著嘴咳嗽了出來。

「感冒了?」韓文清拍了拍葉修的背幫他順氣,又用手摸了摸他的額頭,觸手處一片滾燙。

「快回床上休息,就叫你穿外套,你偏偏不聽。」韓文清像是罵,更多的是擔心和憂慮,一把抱住人回到臥室,放到床上。

「不用啦…就吃藥了沒事…」葉修還掙扎著,卻被韓文清用被子蓋得死死的。

「一會拿早餐給你,給我好好睡!不退燒不許打榮耀!」韓文清狠狠瞪了葉修一眼。

葉修也不再反抗,頭腦的確不斷在發暈發痛,就像有人拿錘子在敲打一樣,翻了兩圈就睡過去了。

不一會,韓文清拿著托盤進來,然後拍醒了葉修。

「吃早餐,量體溫,然後吃藥。」

遞到葉修面前的是一碗白粥,還冒著熱氣。

葉修乖乖吃完,又叼著溫度計讓韓文清量體溫,一副病懨懨的樣子靠在床頭。

「之前天氣轉涼就叫你穿外套,是誰不肯聽話?洗澡後又不擦乾頭髮,穿著短袖衣到處晃,病了活該。」韓文清嘮嘮叨叨說著,但死死皺著的眉頭一直沒有放鬆。

「你不用上班嗎?」葉修模糊的說,溫度計隨著他說話一動一動。

「早就跟新杰請假了。」韓文清拿走了溫度計。

38度。

高燒。

韓文清的眉皺得更緊,把藥和溫水遞給了葉修。

「吃藥。」

「好苦,不要。」葉修屬於那種不懂吞藥丸的人,每次都要喝光大半杯水才勉強把要玩‘吞下去,那時候早就滿口腔都是苦澀的味道。

「不吃藥就去醫院。」韓文清乾脆的給他兩個選擇。

「好吧…」葉修乖乖選擇吃藥。

「快睡。」韓文清幫葉修蓋好被子,葉修也乖乖閉上眼。

但葉修下一次睜眼,卻嗅到了刺鼻的消毒藥水味。

「我這在哪?」葉修翻身坐起,卻感受到左手的刺痛。

「別亂動,針會斷。」韓文清低沉的聲音在旁邊傳來,一邊用手按住葉修插著點滴的左手手背。

「你在醫院,昨晚你高燒到40度,叫你又叫不醒,唯有帶你來醫院,醫生幫你掛點滴。」韓文清簡單交代。

「餓不餓,我去買點吃的給你。」韓文清站起來,葉修看了看他,眼底明顯的黑眼圈,身上的衣服皺巴巴的,很明顯一晚沒睡。

「我不餓,你自己去吃點什麼,回家梳洗休息一下再回來吧。」葉修沒有表示什麼。

韓文清怔了一下,點點頭。

他出去沒多久,一個小護士就走進來。

「葉先生你身體好點了嗎?還頭暈嗎?」小護士幫他拔掉點滴,又替他量了量體溫,「剛才哪個是你朋友?他昨晚抱著你衝進來,一臉緊張,可嚇死我們了。」

她抿嘴笑了笑,「你們是很好的朋友吧,他很著緊你喔,一整晚沒睡看著你。」

「嗯,很好很好的朋友。」葉修選擇支吾以對,小護士也沒多說,「行了,退燒了。你多休息一點,等你朋友來就可以出院了。」

葉修點頭,跟小護士道謝後,門口又進來了一個人。

「老韓?不是叫你回去休息?」

「喔,韓先生,葉先生已經退燒了,如果沒什麼大問題,可以去辦理出院了。」

葉修跟小護士同時開口,韓文清先向小護士點頭謝謝,小護士就離開了。

「吃早餐,吃完我們回去。」韓文清把手上袋子放到葉修面前。

「不是叫你回去?」葉修打開面前的白粥,慢慢吃起來。

「我回去你怎樣出院。」韓文清捧著炒麵也吃起來。

「謝謝你了。」葉修低聲說,臉快埋到碗裏。

「笨蛋。好好照顧自己。」韓文清嘆了口氣,伸手揉揉葉修的頭髮。

「好。」

「以後洗澡後擦乾頭髮。」

「好。」

「穿外套。」

「好。」

「多喝熱水。不許再吃泡麵。」

「好。」

「不許熬夜打榮耀。」

「呃……好。」

「嗯,回家吧。」韓文清滿意點頭。

回到家後,韓文清卻被葉修強勢的趕去洗澡,然後推到在床上。

「我累了要睡了,你就做個抱枕陪我睡吧。」葉修抱著韓文清,伸手撫過他的黑眼圈。

「好。」韓文清會意,一直以來被無視的疲倦席捲全身,他閉上眼,很快就睡著。

葉修聽著韓文清的呼吸聲變得平緩,偷偷吻了他一下,也閉眼睡了。


评论(1)
热度(43)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