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古風paro】天字十三殺-第四章  

除了tag其他CP自由心证  @花月春风何如酒。 

--------

「大将军,有最新情报。」秦牧云走到帐前,低声道。

「进来吧。」低沉男声传进他耳中。

得到同意,秦牧云走进去,单膝跪地,「探子回报,中原朝廷派了叶秋迎战,据说带着朝廷所有精兵,粗略算来,也该有三十万之数。好在中原军士远不如我草原儿郎勇猛,马匹也不可同日而语,人数之差不足为惧。」

帐中只有一个人,一个面目有些粗犷、穿着一身盔甲,浑身散发出一种无形威压的男人。

「叶秋吗……我知道了。」他挥手示意秦牧云退下。

再次行礼后,秦牧云转身出帐,帐中复又剩他一人。

「叶秋、叶秋……那一叶之秋呢?.」男人拿起旁边来自中原的酒壶,小心翼翼地倾倒起来。清澈的酒液注入白玉小杯,在其中轻轻晃荡着,而他也愣愣看着随之泛起的圈圈波纹。

今次,或许你我有缘再会?


在他成为草原上的大将军不久后,便跟随自己的君王去觐见了中原天子一次。那时候他对双方无聊的会谈感到不耐,索性找了个借口走到外面,却在机缘巧合之下见到了叶秋。

……或许应当称之为,叶修。


他路过宫殿外的演武场,看见有个人带着一脸漫不经心的笑容,随意挥着手上的木棍,却是轻轻巧巧把旁边围攻的士兵一口气全部揍翻在地。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若有一日你们上战场,也是打算这样么?哦……我知晓了,尔等这是要让敌方不战而败——士兵全都笑死了,主将还拿什么打仗,是么?」他一边说着,手上木棍毫不留情地往旁边士兵背上敲下,「这种程度,在我眼里连热身也算不上!都给我起来再战!」

这人很强。他一直盯着对方的动作,心下感叹。那人手上木棍每一次晃动、旋转都那么顺畅,毫无破绽。

他想知道这人的名字。


原以为是不太容易之事,却没想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那次谈判以失败告终,君王与中原开战,他作为先锋将军与敌军交手,而敌方大将军正是演武场内令他惊艳之人——中原天子最为得意的臣子——叶秋。

彼时叶秋手中木棍已换成了长矛。

「啧,我当是谁……原来是那日偷学我功夫的家伙。怎么着,学了我的功夫,这便要学以致用了?」叶秋身为大将军,领一队先锋军与他对上,虽是有些始料未及,却在看清他模样之后笑了起来。

「我几时偷学你功夫!」明知对方不过无赖之语,他仍是心生怒意,「哼,我看是你怕了,不愿与我一战,这才满口胡言乱语!」却又有些惊讶,那日叶秋竟瞧见了始终不曾走近的他?

「要战便战,且看师父如何教训你这不听话的徒儿。」叶秋仍是笑容满面,长矛攻势却如狂风骤雨般,向他袭来。「说了不曾学你功夫!便来战过!」他亦悍然迎上。


那一战他以微弱差距输给了叶秋。


随后他受君王命令,以杀手的身份潜入中原。

中原表面风平浪静,各门各派关系友好,底下却是波涛汹涌,各种爱恨情仇交缠,新仇旧恨时刻不断,因此而衍生了杀手这一行当。

与黑夜为伴,与影子为盟,午夜梦回之际,以利刃吻上目标的喉咙,带走生命。这就是杀手,游走在律法之外,定下另一种规矩。

他在暗杀了几个大人物后,也慢慢有了自己的名气。

以大漠孤烟为名号,如同大漠中的沙暴,忽地蹿起,完成任务后又消失无踪。

而久居中原也让他知道了叶秋的另一重身份。


那夜他如往常,穿上夜行衣出门,准备执行任务。

抵达任务对象府中之后,他悄然进入了目标的房间,被红色轻铁拳套包裹住的拳头举起。

「呐,我说这位兄弟,这个人是我的目标,而且在下任务在先,能否请兄弟相让?」一个声音忽然从他背后响起,懒洋洋的语气。很明显,说话这人一直在房间里,而他毫不知觉。

「是谁?出来。」他低喝,随即退到一旁背靠墙壁,双拳横在胸前。

「在下一叶之秋。」那人走出藏身的阴影,手上空无一物。

「猎杀榜行一的一叶之秋?」

「正是在下,想必你就是大漠孤烟吧?久仰大名。」一叶之秋装模作样地抱拳,语气却不见得有多少恭敬。

「少废话,这个人的命我要定了。若你就此离去,我便当作从未见过你。」既是同行,自不愿兵刃相接。何况这一叶之秋功夫不在他之下,委实不是个好相与的主。

「不行啊……你可有听过一叶之秋会任务失败?想来也是不曾的。既是如此,在下岂敢破了这规矩。」一叶之秋挥挥手,「我不想跟你打,说吧,怎样才能放过他?」

「跟我打一场。」他来中原的任务,亦有和各中原高人比试一番的内容,此等机会不会放过。况且出身草原的他流着草原雄鹰的血,虽对一叶之秋有所忌惮,却也不惧一战。

「呵呵,那你若真有本事,便跟来吧。」说完,一叶之秋越窗而出,而他紧随在后。


两人一前一后,去到一片密林。

「我还以为,你会先杀了目标再跟来。」一叶之秋玩味一笑。

「既说好一决胜负,未打败你之前,我不会动他。」他皱眉,轻哼了一声。

「呵……真是正直。大漠兄,想来你入这行未有多久,既如此,在下便给兄台一个忠告。杀手这一行里,正直是无用的,一个杀手要想足够优秀,便要学会无所不用其极。而不够优秀的杀手,通常只有一个下场——死。」说完,一叶之秋欺身上前,手上不知何时握住一柄黑色长矛,矛尖三点,点向他眉心、心脏与下盘。

「哼。」他翻身后退,不忘伸手架开长矛,却不见取出武器——竟欲空手对敌。

但几招过后,一叶之秋便发现,对手手上戴着一双暗红色拳套,兵刃竟不能伤之分毫。

「如何?」再次把一叶之秋逼退后,他这样道。

「的确是一流武艺。」一叶之秋唇边露出笑容,手上长矛暗夜中闪过一道红光,攻势再起。

两人再次战成一团。

意外却在最后关头发生。

黑色长矛隐于暗夜,舞出最强大的招式,而这一招让他神色大变——同样的招式,战场的叶秋亦对他使过!若不是这一招太过凌厉,他也不至于败在叶秋手下!

而这一惊后他也迅速认出,这黑色长矛正是昔日战场上叶秋手中名为却邪的神兵。

「战矛却邪?你是叶秋!」眼见这一招因他迟疑刹那变得越发难以招架,他忽而开口,带着怒气的声音成功让一叶之秋的攻势顿了片刻,而就是这片刻之间,他以双拳架住却邪,挡下了这一招伏龙翔天。

「……阁下究竟是何人,请摘下面具一见。」却邪收起,一叶之秋摘下面具,果真是叶秋清俊却满带慵懒之色的那张脸。

「没想到堂堂中原大将军,也要做这些勾当。」他皱眉,不知为何竟不想摘下自己的面具。

中原二字却还是让叶秋明白了什么,「呵呵,彼此彼此吧……草原的穆罕将军。或者,如今是在中原,我该唤你那中原名字?叫什么来着……韩、文……清?怎样,韩将军,叶秋的记忆可还属实?」叶秋退后,唇边的笑容染上几许嘲讽,「若是你的话……便下次战场上再见罢。」

说完转身,几个起落后,身影不复再见。


天成二十二年,草原之主任命穆罕•特特勒尔为大将军,率草原二十万雄鹰进军中原,天子启叶秋为大将,率三十万大军赴边关迎战。

而在穆罕•特特勒尔派人送来的战书中,唯有寥寥数笔,字迹刚劲有力——「吾韩文清,请与叶将军再战!」


评论(17)
热度(18)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