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古風paro】天字十三殺-第三章  

其實我覺得他們的面具畫起來會挺美der  @花月春风何如酒。 

除了tag所标的CP其他CP自由心证

------------

「文州文州,你说这次的见面地点在哪里,怎么走了这么久也还没见到人影,莫非他们都走错了地方?还是我们太早而他们迟到了?他们怎么可以迟到!」黄少天一路走一路滔滔不绝地说着,一会去看看喻文州手上的地图,一会伸手拉一下衣服,一会又摸一下背后背着的长条物,没一刻消停。

「少天,前面就是了。」喻文州抬手指了指前面,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隐约露出一间小屋的轮廓。

「呼,可算到了呢……」黄少天嘴角挽起一抹好战的笑意,从马鞍旁的袋子里掏出两副面具,金色那副眉心划出一柄长剑,剑刃比一般剑形要长一倍,纤细的剑身旁隐隐有六道蓝色流光盘旋。黄少天把金色的那副扣到脸上,另一副则递给喻文州。

「夜雨……」喻文州有点错愕地接过。

「索克,戴上。」夜雨声烦难得言简意赅,却很执着。

喻文州默默戴好面具,这面具通体浅紫,眉心有一枚六芒星,若细心打量,还能发现六芒星的每个顶端都绘着一簇暗色火焰。

「索克,为他们奏一曲挽歌罢。」夜雨声烦瞧着索克萨尔,笑。

「哟,你们两个怎么还在此地?」树上传来声响,然后一道人影就落在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身前。

方锐嬉皮笑脸地看着他们,手上一抛一抛地玩着自己的面具,海蓝色画着云纹,象征着海无量的面具。

「这句话还给你,你偷看我和索克多久了?」夜雨声烦上前一步,将索克萨尔挡在他的背后。

「这不是怕你们迷路,所以等你们啊。」方锐笑笑,理直气壮,「既然与君同路,何不一同前往?」

说完便戴上面具。

「狭路相逢,岂有放下同伴不顾之理?」索克萨尔伸手搭住夜雨声烦的肩,「夜雨,我们跟海无量一起走罢。」

「相请不如偶遇,若三位不在意,在下也想同路一程,想必我们终点是一样的。」另一个人牵着马自路上走了过来,笑意盈盈。他腰间挂着的棕色面具在眼角用金线勾出一只翅膀,翅膀上还细致地画着几只相连的齿轮。

「你……是谁呢?」海无量意味深长地笑。「是时钦失礼了。这个人,你们又是否认识呢?」肖时钦读懂海无量的意思,用腰间面具覆盖上自己面容。

「走罢,生灵灭,且让我们看看你这次准备了什么机关。」索克萨尔温和地道,率先走向小屋。

四人走到小屋,伸手推门而入。

「我还以为新杰会比你们早。」屋内的君莫笑有点诧异地看着他们四个,「进来坐罢。」

屋内除了君莫笑、沐雨橙风及百花缭乱之外,角落还站着一个人。

翠绿的藤蔓爬在墨绿的面具之上,延伸到半脸的柔软枝叶上拖着几颗星星。

「王大眼,你也来得这么早?」海无量大惊小怪地叫着。

却换来那人的怒瞪,「你叫谁?」

「咳,王不留行,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君莫笑干咳一声,转移他们的视线。

「今次又是个什么任务?风城的性子,总怕她给我接一个毫无意义的目标。」王不留行转而对着君莫笑,无视了特意坐在自己对面的海无量。

「恐怕不是什么小任务,能找上我们这么多人的,不会是小事。」君莫笑沉吟着。

「的确不是小任务,否则我也不会找上所有人。」又一人推门而入,一头长发整齐地束起,天蓝的面具上隐约绘着几朵紫蓝色的花,看着朦胧不清,好似被濛濛烟雨所掩盖,鬓角却有一只火红色的凤凰振翅欲飞,鲜艳夺目。

风城烟雨。

「还差谁?」另一把男声从风城烟雨背后传来。

随后进来的这个人,一身洁净的白色衣袍,白色面具眉心镶嵌着一枚菱形的蓝色晶石,自晶石延伸出几道浅蓝划痕,如同血管一样交缠延伸,越变越淡的线条组成一双微微合拢、仿佛守护着什么的翅膀。

「石不转果然准时,还差飞叶破云以及鬼泣而已。」君莫笑眼神在屋内众人身上扫过,一下子就看出缺少了那个组合。

「在。」石不转背后一道平静的男声响起,他侧身让三个人走了进来。

「抱歉来迟了。」逢山鬼泣进来就立刻道歉。

「等鬼泣,晚了。」三人中高挑的青年开口解释。「不要紧,小周迟到可以原谅。」君莫笑打趣道。

「是穿云,莫笑,别乱叫。」沐雨橙风摇了摇头,阻止了君莫笑继续打趣。一枪穿云已戴上了自己的面具,黑色面具上从左额角伸延的金红双线和从右额角伸延的蓝银双线在中心汇聚,形成一个复杂的符号。

「君莫笑你可别乱叫!他现在是一枪穿云而不是什么小周!」最后进来的青年在听到君莫笑的话后立刻暴躁地冲上前,欲与君莫笑好好理论一番,幸亏旁边的生灵灭及时拉住了他。

「一叶,冷静。君莫笑非简单之徒,如今的你,怕十个也不是他对手。」紧紧拉着一叶之秋的手,生灵灭冷静地劝道。说完,他伸手替一叶之秋扶了一下有点歪斜的面具,通红的面具上盘旋着道道暗红火纹,如同血色的巨龙。

「好,总算都到齐了,风城,说说今次的任务罢。」索克萨尔连忙发声,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来。

「他回来了。」风城烟雨非常简洁。

「他?谁?」其他人还一头雾水。

君莫笑却一下坐直了身子,「他回来了?此话当真?」

「朝廷的消息,你说呢?」风城烟雨冷静回望。

「你是说韩文清?他那个复杂的名字我记不住了,叫什么……特特沐尔?」海无量抓了抓头发,语气苦恼。「是穆罕·特特勒尔。不过无量你说得不错,这名字忒难记,便唤他韩文清罢。」君莫笑纠正他的记忆,看似漫不经心。

「是他。探子回报说,他带着二十万大军压境,恐怕七日内便会抵达边境。」风城烟雨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君上希望我们十三个去抵抗二十万大军?十三杀再厉害,也无法面对这么多人。」生灵灭说出大家的忧虑,多数人皆点头认同。

「我有一个或许称得上疯狂的想法。」索克萨尔手指轻敲桌子,「假如我们暗杀了韩文清,那么,军队会不会退去?」

整个房间都变得死寂,众人诧异地看着索克萨尔。

「索克,你疯了?这根本和送死无异!」一叶之秋第一个发难。

「太疯狂了,根本就是送命。」逢山鬼泣也不赞成。

「但这的确是唯一的方法。」索克萨尔泰然自若。

「太疯狂了,先不说韩文清的武功,就凭我们十三个,怎样冲破二十万大军的包围?我等为的是保家卫国,却并不需要盲目送死。」王不留行语气温和,但也不认同索克萨尔的计划。

「尔等究竟懂不懂何为谋略?不懂便不要与索克说话!」夜雨声烦站出来声援索克萨尔。

「我倒觉得,这个计划不错嘛……只要掩藏得足够好,无人知道十三杀赶赴战场,便无人能猜到这一招擒贼先擒王。纵使猜到会有人去杀韩文清,也万万不会想到竟是‘天字十三杀’,不是么?」君莫笑认同了索克萨尔的话。

「值得一赌。」生灵灭也点头。

「磨磨蹭蹭的,谁有更好的计划就提出来,若是没有,便这样罢。」风城烟雨一手拍在桌子上,定下目标。

而此时的皇宫,御书房。

一身明黄的天子坐在椅子上,看着案前单膝跪地的青年,并不言语。

「君上,微臣愿请前往战场!」青年不抬头,仍是跪着。

天子的表情难以分辨,唯有一双眼眸深邃如斯,「你可知,十三杀皆已赶赴战场?你去战场,并无意义。不若闭门不出,那人自会借用你身份。」

青年猛地抬头,更显激动,「正是因为他去了战场,微臣才一定要去!当此危急关头,我兄弟二人若不能并肩作战,来日他有什么不好,将成我一生遗憾。叶秋心意已决,还请君上成全!」

天子默然不语,合上双眼。

良久,「你……何苦呢?如今王朝已经失去了叶修,若连叶秋也失去了,还有谁为孤王守着江山,镇压朝中乱臣贼子?」天子慢慢道来,语气越发严厉。

「道理微臣尽知,微臣不过是想助他一臂之力,这一去自必定好好保护自己。更何况有大军护臣周全,臣何惧之有?」叶秋分毫不让,眼神诚恳认真。

「若孤王执意不让你去呢?」天子目色微变,语气中已见威势。

「只要叶秋一息尚存,便是不顾一切,也要去到他的身边。」叶秋语气依旧谦卑,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决心。「唉……」天子叹气,「你此般心意,那人全然不知,你又为何呢?」

「他无情,我不能无义。怎么说,他也是和我一脉相承的兄弟。」叶秋苦涩一笑。

「去罢。」天子挥挥手,「把这个带上,该怎样做,就怎样做罢。」有什么落在叶秋身前的地上,那是一枚小小的虎符。虎符代表着绝对军权,是他能给叶秋的最大支持。

「谢君上,叶秋定当与他一同凯旋而归,不负君上所望。」叶秋捡起虎符握在掌心,重重叩头。

「孤王盼望你们能战胜敌人,守我河山,但孤王也盼望尔等平安归来——无论哪件事,都别让孤王失望。」天子脸上露出些许疲累,「孤王学的是帝王之术,帝王之术讲求御人——但若是连忠臣义士的生死也不在乎,这君王也不值得臣下效忠了。」

叶秋眼眶微红,再次拜谢,起身告退。

评论(5)
热度(17)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