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百日韓葉]DAY 72 不再見(下)  

好啦下一篇天字 @夕色千城空余慕。 

-------------

婚禮在一個月後舉辦,那天,久別重逢。

「你看你,結婚了,還是不會自己打理好自己。」韓文清看著面前的葉修,一身純白西裝,他皺皺眉,伸手為他解開歪歪的領帶,再次為他打好、收緊,然後手沿著衣領慢慢拉好,最後滑落到下擺,撫平每一絲皺摺。

他的動作一絲不苟,眼神執著認真,一雙手靈巧的遊走,為葉修整理好儀容。

葉修也只是靜靜站著,看著韓文清的動作。

他們在準備室,等待著行禮的一刻。

室內只有韓文清跟葉修兩個人,葉修身上的純白,韓文清身上的純黑,對比強烈。

「你有沒有想過,若果此刻結婚的是我們,會有多好。」葉修忽然說。

韓文清的動作靜止了一瞬。

「幼稚。」他的手輕微顫抖。

「對啊,很幼稚,快結婚還在說一些有的沒的。」葉修笑了笑,散漫淺淡。

「恭喜你,要幸福。」韓文清終於收回了手,看著眼前完美的他,再次送上祝福。

「呵,當然會。」葉修沒想到韓文清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但還是扯著笑回答。

看著眼前的他,韓文清忍不住了,他伸手,一把把葉修拉到懷裏,抱得緊緊。

「葉修,要幸福。」他緊緊抱著他,在他耳邊輕輕呢喃。

下一刻,他鬆開手,兩個人恢復到朋友之間的距離。

「我去看看他們準備好沒。」韓文清低著頭,快步走出門。

葉修沒有說話,手摸過自己的耳垂,指尖蘸上了一點濕潤。

鬼使神差,他舔了舔手指,鹹鹹的、苦苦的。

「老韓...如果現在結婚的是我們,會有多好。」

韓文清走到隔壁另一間房間,關上門,獨自留在黑暗當中。

他僵硬的背靠著門,沈默不語。


也許我們再年少輕狂一點,我們可以一起走。

如果我們再成熟一點,我們不會擦肩而過。

或者我們再堅持一下,我們能相守一生。


可惜,世界最缺乏,回到過去的方法。

回首又如何?終不能回去。


典禮開始,韓文清站在前方、葉修的身後,看著女生穿著雪白紗裙,一步步走過紅地毯,走到葉修面前,最後,握上葉修的手。

結婚誓詞從蒼老的神父嘴中說出,但是韓文清一個字也聽不清,卻只是聽到那句,你是否願意。

但是說出我願意的,不是我。

他說出我願意的對象,不是我。

韓文清把放著戒指的托盤遞給葉修,看著他纖長的手指勾起指環,卻帶在另一個人手上。

他看著新郎俯身輕吻新娘,溫柔拭去她臉上的淚水。

他目送著新娘挽上新郎的手,他們轉身,新郎禮服下擺輕擦過他的腿。

他卻做不到什麼。

只能看著。

直到張新杰走過來,表示該去宴會了。

韓文清微微一笑,哪怕跟他同隊多年的張新杰也沒見過他這樣的笑容,燦爛的笑容充滿對朋友的祝福,卻又彷似解脫了、如釋重負的笑。

「我不去了,這份禮物,代我帶給他,祝他新婚快樂。」他掏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張新杰,然後轉身離開,一步、一步,走出教堂。

張新杰看著他離開,卻不能做什麼。

正如韓文清一貫的風格,他從來不做解釋,只會用行動證明自己。

原諒我盛裝出席卻不參加宴會,葉修。

韓文清心中默默念著,繼續低頭走著。

這一下,我應該再沒遺憾了。

一切,已成定局,再也不能變動了。

我該,死心了。


评论(3)
热度(22)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