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古風paro】天字十三殺 第二章  

除了tag所标的CP其他CP自由心证  @花月春风何如酒。 

----------------

马蹄嘚嘚,叶修骑着快马,去到一个小山丘,然后翻身下马。

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走着,走到山顶的大树下。

绿叶成荫的大树底,竖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好像刻着什么,但上面一层薄薄的灰尘把一切都尘封了。

叶修在石碑前单膝跪下,伸出修长的手指按上石碑,他手指触碰的地方陷出一个深深的坑洞,而随着他的手指划动,一个个漂亮的小楷慢慢浮现。

「故人苏沐秋之墓」

叶修把最后一个字勾勒出来后,随性地挥挥手,手指上的尘埃随风而逝,他的掌风则拂过石碑,带走了石碑上所有的尘土。

「沐秋啊,我又来了。」叶修拍了拍石碑,如同拍一个老朋友的肩膀一样亲切。

「十三杀就要再度集合了,沐秋。这个天下战火纷飞,原以为休战能让朝廷休养生息一会儿,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作用。这个国难当头的时候,十三杀可不能坐着看戏啊,对么?」叶修摇摇头,眼神带着久经战役的疲惫和沧桑。

「所以这次,我来找你,拿走它了。」他也没用任何工具,徒手挖开石碑前的泥土。

小半个时辰,叶修一直不断挖着。直到指尖碰到了硬物,他就再没往下挖,转而往两边挖。

不消一会,他就挖出了一个长条物。

叶修握着它,一手把它抽出来。

尽管长埋土里,但也没有令它的锋芒被封印,这一出土,在阳光照射下,发出刺眼的银色光芒。

看起来,它跟一般油伞除了颜色和材质不同,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但它的顶端异常尖锐,手柄位置还有个扳机。

银伞在叶修的挥动下,不断变化着不同的型态,尖锐的边缘上银色的冷厉锋芒若隐若现。

最后,它的型态停止在长矛,而叶修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千万璇玑,千机伞,久违了。世人道‘长歌曲罢千机变,生死莫笑一念间’,殊不知君莫笑已有一载春秋未见你模样。」


他把千机伞回复到最初的伞状,然后从包袱里拿出一副朴素的银色面具戴上,那面具上只有左眼角位置有一个深蓝色的小点,如同来不及落下的泪滴。这副面具完全遮盖了他脸的上半部,只是露出薄薄的嘴唇。

「从此,吾便又为君莫笑了。一直未及与你说……千机伞成,昔年之约终不负,愿君安息。」

他对着石碑轻轻鞠躬,然后转身走下山。

微风轻吹,树叶飒飒,如同故人的祝福和道别,殷殷切切,多番叮咛,待君归来。

他的脚步,却忽而又停止了。

「沐橙?」扬声,唤出躲在树后的人。

「果然瞒不过叶修你。」苏沐橙从树后踏出,双手负于背后,轻笑着看向君莫笑。

「你来做甚,速速回去。」君莫笑的声音已经是冷漠无情。

「不好意思呢,我也接收到同一封信哦。叶修,要不要考虑一下,与我同路一起去?」苏沐橙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朝着君莫笑晃晃。

「给我回去,这些事你帮不到忙,别上战场去徒增死亡。」君莫笑的语气依旧淡漠,仿佛已经不识得苏沐橙是他多年的妹子。他只是回头望了一眼墓碑,然后再也没理会苏沐橙,翻身上马,欲就此离开。

「君莫笑你给我站着!」苏沐橙转身大喊,再从怀中拿出一副橘色面具戴上,遮住自己明艳的眉眼,面具边缘点缀着一串串风铃花,平添几许纯真。

只不过,这面具所代表的人,不是天真无邪的豆蔻少女。

「为何不许我去,天字十三杀几时成了你一人作主!我若要前往,你无权阻拦!你亦知道你我戴上面具的那一刻,叶修和苏沐橙已经消失,剩下的唯有君莫笑与沐雨橙风,那么除了作战之时,我无须听你号令!」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话音落,沐雨橙风从马鞍旁的袋子里取出吞日挂在腰间,眼神凌厉地瞪着君莫笑马上的背影。

「随你。」君莫笑沉默良久,说出两个字后轻踢马腹,纵马飞驰。

沐雨橙风笑了笑,回头看一眼依旧矗立的石碑。

哥哥,昔日誓言不负,却是空成。若是你在天之灵有所得知的话,请保佑他,顺利归来。

她默默在心中祈祷,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长发,上马追着君莫笑的背影离去。


若要毫不犹豫地离去,心中必须毫无牵挂。

带着牵挂的人,在离开的路上,会停下脚步。


张佳乐走出小屋后,停下了脚步。

孙哲平也从屋里走出来,静静看着张佳乐的背影。

「落花,今日一去不知何时再度相逢,你当真无话与我说?」张佳乐的语调平淡无波,但那平淡底下却掩盖着无数暗涌。

「一路平安,一切以自己为重,莫要太拼命,我在这里等你回来。」孙哲平一字一顿,认真地说。张佳乐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拳握紧又放松,不断重复。

却换来张佳乐嘲讽一笑,「国家大事,岂容我以自己为重?我若不拼命,死的可是千万无辜百姓。如此境地,我怎能只顾一己之私?」

灰色的天落下濛濛细雨,滴在张佳乐的脸上,他昂头望天,落在他脸上、眼角上的雨水不断滑落,坠入大地。

孙哲平走上前,抬手要拍上张佳乐的肩膀,张佳乐却在他的手搭上自己的肩的同时,往脸上扣上一副面具。面具底部一红一白两株玫瑰交缠、怒放,白玫瑰的花瓣上染着五滴血液,而顶部眼角位置,停着一只蝴蝶,振翅欲飞。

「百花,祝你武运昌隆。」孙哲平松开扣着百花缭乱肩膀的手,为他调整腰部飞刀带子的位置,让他可以最快捷的抽出飞刀。

「胭脂坊和娘亲,请你多多担待了。」百花缭乱骑上青骢马,低头看着孙哲平,眼中还带有一丝温存。

「我自有分寸,你莫担忧,安心上阵便是。」孙哲平看着百花缭乱,微笑作答。

百花缭乱眼中最后的温暖随着孙哲平的话而退去,眼中锋芒冷冽。

他对着孙哲平颔首,一甩缰绳,绝尘而去。

而直到百花缭乱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孙哲平才敛去微笑,「百花,抱歉,始终未能告诉你……今次你若不归来,自然只有我去寻你,天涯海角。」


左丞相府。

「左丞大人,有客到。」门被轻轻推开,有人进来通报。

埋首于案前的江波涛闻言,略有些漫不经心地抬头,「请客人稍等片刻,我随后就……轩少?!」

立在案前不远处的人,不是他府上的哪个小厮或是幕僚,而是朝中举足轻重的国舅爷李轩,人称轩少。李轩之妹与当今君上两情相悦,李家又没什么背景,没有外戚当政之忧,君上便力排众议将之立为皇后。

而李轩,也凭借自己的才干,将这「国舅爷」当得风生水起。

「轩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江波涛起身,心头有些疑惑并无交集的李轩怎会前来拜访自己,却还是十分温文尔雅地躬身请罪。

李轩轻飘飘地掠过来,微笑扶起江波涛,「左丞大人言重了,是我不请自入,下人不知,才不通报。惊扰了左丞大人,我可不安得很。如今不过是有一事相求,若左丞大人应允,李轩感激不尽。」

「轩少何事便直言罢,江某能帮的自然尽力而为。」江波涛的微笑挂在唇边,心头却半分也笑不起来。李轩扶他起身之时,他看到对方腰间暗藏的长刀,蓝色光芒一闪而没,凛冽而凉薄。

李轩却似忽而想起什么,「穿云已出发了罢?若是他在,左丞大人对我躬身,怕是要让我受他一顿教训。这年头,打得过他的人可没几个了。」

江波涛一顿,并未答话。一枪穿云,就是周泽楷,是他府上的幕僚,此事绝密,知道的没几个,唯独……同为「天字十三杀」成员的其他杀手。

「原来穿云不曾告诉左丞大人我的身份。」李轩看江波涛反应便知他在想什么,继续微笑道,「便再向左丞大人介绍一番,在下李轩,人称轩少,乃当朝国舅。不过在下更广为人知的却是另一身份——十三杀之逢山鬼泣。」

江波涛敛起微笑,「那轩少究竟想要江某做些什么?」「也没什么要紧的,只是请左丞大人替我照拂阿策,若我一去不归,更是要请大人多多费心。」李轩亦敛起微笑,松开手后自袖中取出面具戴好,黑色的面具上有蓝色纹路勾勒出哭泣的恶鬼。

「逢山告辞。」


评论(11)
热度(32)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