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百日韓葉]DAY 58 尾聲  

一點也不虐啊,跟第三天相比,呵呵  @夕色千城空余慕。 

然後樓主決定離開一段日子,所有外賣、快遞都不接受喔

----------------------------

葉修死後第二天,韓文清回去遞交任務,一切如常。

翌日,榮耀特種部隊少了一名上將。

繼葉修之後,第二個不告而別的軍人。

韓文清。

在完成處決葉修的任務後,他成為了下一個被追殺的人。

十年特種部隊生涯,他知道的,太多了。

飛鳥盡,良弓藏,這個道理,很簡單。

奇怪的是,特種部隊只是草草派出幾個新生去追殺,可想而知,他們根本不是韓文清的對手,被韓文清繳械後綁在樹上等救援。

之後,部隊再也沒有派人去追殺韓文清。

韓文清並沒有像葉修那樣,得到「重視」。

半年後,當韓文清被部隊完全遺忘的時候,他又出現了。

高調的出現。

一路輕鬆的摸進司令部,把當值的官兵放倒,他大步流星的走進司令室,走到司令面前,把一個公文袋扔到他桌子上面。

「你想我去公開,還是你自己引咎辭職?」他筆直的站在桌子前,抱著胸看著他。

「你是怎樣進來的!」司令驚恐的看著韓文清。

「呵,孩子們想打到前輩,還嫩著呢。」韓文清笑了笑。

司令打開公文袋,掏出文件,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站起來,拉著韓文清的衣領。

「你!你怎麼會知道的!不對!我明明把資料都消除了!為什麼!」司令牢牢拉著韓文清的衣領,眼睛瞪得大大。

「放開,你想我去公開,還是自己引咎辭職?」韓文清拍開司令的手,再次重複選項。

「不對,不對,我陷害葉修的事你怎麼會知道。不會的,我明明把資料都刪除了。」他來回踱步,不斷搖著頭喃喃自語。

「不對,我還有第三個選擇!」他拍了一下手,轉頭看著韓文清,然後伸手到腰間的槍套。

但是他的動作下一秒就僵硬了。

韓文清比他早,他的手槍早已頂在司令的太陽穴。

「沒錯,你還有第三個選擇,死了去跟葉修道歉。」他輕聲的說,聲音低迴,如同情人枕邊的呢喃。

「韓、韓文清,你冷靜!殺了我,你也逃不了!」司令慌張的說,瞳孔瞪得大大。

「我很冷靜的思考著要不要殺了你。」韓文清的聲音如同北極的寒風,冰冷刺骨。

「不過我想,葉修不會想我這樣做的。」

「但是我真的很想殺了你,你知道嗎?」

「我居然不相信他,居然親手殺了他。」

韓文清一句一句的說,咬牙切齒,每一句話都像從牙縫擠出來一樣。

「你、你跟葉修!什麼關係!」司令聽著韓文清的話,從韓文清悲傷的眼神和失控的舉動中,他不禁在心裏揣摩著兩人的關係。

「我跟他?」韓文清彎唇一笑,笑容中毫無笑意。

「我喜歡他啊。」

五個字,如同重鎚一樣,敲在司令耳邊。

「我喜歡他,我喜歡葉修,我居然親手殺了葉修!殺了我最喜歡的人!你說,我該不該殺了你為他償命?」

韓文清毫不掩飾的承認,每一次說出那個名字,都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割在他心上,鮮血淋漓。

「我相信你的話,相信葉修是因為出賣機密而離開!沒想到,是你們給他的機密任務!但是你們根本打算藉此殺掉葉修!甚麼叫他自己找人協助組織不會提供幫手是廢話!你們的目的,就是藉此殺掉他!」韓文清一句一句的說著。

「而你,居然因為有人提議讓葉修接任司令而這樣做。」

「你可知道,葉修打算做完那個任務就退役?」

韓文清單手從公文袋掏出一封信,展開舉在司令眼前。

「他的字跡,你應該記得吧。」

司令一目十行看完,正如韓文清所言,信上葉修清清楚楚表達了自己打算退役、不再踏足軍界的意思。

「他很早就知道你不喜歡他,你妒忌他,怕他搶去你的位置。」

「從這個任務交給他的時候,他就知道是個死局。」

「但到自殺的一刻,他也不覺得有任何怨恨,怨恨你給他這個任務。」

「他一直等你回心轉意。」

韓文清回想著葉修在信中的一筆一畫,書寫著他的無奈、不甘、不捨,唯獨缺少了怨恨。

「要說啊,就怪我鋒芒太露吧。」

「不過這樣死去,也真的不捨得這個世界呢。」

「真是的,羨慕我就說啊,我怎麼會跟他搶司令?做了司令還有自由嗎?」

「嘖,那個蠢材。」

「要是知道是這個局面啊,我當初就應該反攻你試試的。」

信上每一句話,韓文清也記得清楚,彷彿葉修不是寫在信紙上,而是他的心上。

「他到自殺前一刻,也沒打算公開。」

「等等,你又說你是殺了他的?」司令在韓文清的話裡聽出了一點不同。

「對啊,我舉著槍站在他面前,但是他比我快,他搶了槍,扣了扳機,自殺了。」

「韓文清,殺了我吧,是我對不起葉修。」司令看著韓文清,眼神帶著乞求,「拜託你,自從你說葉修死了之後,我就寢食難安,一直夢見葉修來找我算帳,殺了我!讓我去跟他道歉!」

韓文清卻收起了槍。

「殺了你?葉修不會喜歡我這樣做的,所以,你就等著接受你應得的懲罰吧。」韓文清把槍收好,收好散落在桌子上的文件,然後轉身離開。


「老韓啊,你可別殺了他啊,我還想你每年來拜我陪我聊天的啊,你可別太衝動殺了他然後蹲在監獄裡啊。」


這句話,在韓文清腦海裡不斷打轉,韓文清簡直可以模擬出葉修叼著煙說出這句話的樣子。

翌日,軍事法庭收到了一個公文袋,詳細寫著司令陷害葉修的經過,每一個對話內容,每一份文件,巨細無遺。

而韓文清,再次消失無蹤,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

不過,每一屆榮耀軍事學院得畢業生也說,入學時,校門的那棵櫻花樹下總會有一個黑衣男子出現,撿走第一片飄下的花瓣,然後不發一言的離開。

在荒漠叢林地帶,有一個荒廢、據說是多年前非法軍火分銷地,被軍火販子被消滅後,原居民都說,每年夏至,總有一個男子在那裏,放下一顆子彈。

城市後、山峰上的梧桐樹林是秋天的旅遊勝地,每年來拍攝紅葉的攝影師說,一個人總會準時出現,摘下樹上最後一片未飄落的紅葉,珍而重之的放到懷裏。

出城的公路車水馬龍,尤其冬天,人們靠著這條公路離開、進入城市,有一個駕駛巴士的老人說,初雪的深夜,他就會在路旁看見一束紅白交雜的玫瑰,靜靜躺在路旁。


评论(6)
热度(32)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