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百日韓葉]DAY 57 相逢 寒冬  

應該還有一個尾聲的,嗯,手中武器放下來  @夕色千城空余慕。 

-----------------

自此一別,韓文清和葉修,再也沒有見面,那一決生死,也遲遲未能開始。

一個持續追逐著他,一個持續躲避著他。

歲月如梭,葉落歸根,當最後一片紅葉飄落,第一朵雪花也如期而至。

雪花落下的時候,正是寂靜無聲的深夜。

街角陰暗處有人伸出一根手指,接住了它。

「冬天了...嗎?」他嘴角叼著的煙紅光一明一滅,儘管咬著煙,但說話卻依舊清晰。

「沒錯,冬天了。」蘇沐橙在他背後走出來,抬頭看著緩緩落下的雪花。

「追了這麼久也找不到我,老韓有點退化了呢...」葉修把燒到盡頭的煙扔到地上,隨意用腳踩幾下,熄滅了紅光。

「回去吧。」說完,葉修就帶頭離開,腳步在還未被白雪完全覆蓋的地面上留下殘缺不全的腳印。

「嗯。」蘇沐橙應了一聲,跟在葉修背後。

兩個人一路無聲,默默走回泊在路旁的貨車旁邊。

「沐橙。」葉修一手搭上集裝箱的門把,卻忽然靜止動作。

「怎麼?」蘇沐橙看著葉修。

「離開這裏,24小時後我沒有聯絡,再回來。」他拔出插在後腰的手槍,解除了安全鎖。

「葉修?是誰」蘇沐橙一把拉住葉修,「我們一起面對不可以嗎?」

「不行,這一次,我要自己一個,跟他,一對一。」葉修笑了笑,那個笑容,混雜著輕鬆、解脫、思念,或許還有意一絲不甘,卻沒有任何怨恨。

「葉修。」蘇沐橙放開抓著葉修的手,卻用眼神鎖定了他,「活著回來。」

「呵呵,當然了,哥是誰?」葉修在蘇沐橙額頭輕吻一下。

蘇沐橙點點頭,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待蘇沐橙的背影消失不見,葉修才一下子拉開集裝箱門,冰涼的手把早已被他的手握得暖暖的。

「葉修,你涉嫌背叛組織,未經允許私自組成傭兵團、未經允許擁有軍火等等罪名,經過查實,部隊決定處決你,你有沒有任何遺言?」集裝箱門打開的一瞬間,平板、毫無感情的聲音傳出。

每一句話都是那樣標準,跟印刷在軍事學院教科書上的新細明體11號字一模一樣,一字不漏。

「有啊。我自然有。」葉修一步跨進去,然後就把門關上。

「放下你手上的武器,再慢慢說。」韓文清雙手穩穩的舉著槍,對準葉修的左胸。

葉修隨意的聳聳肩,把手槍扔到桌子上。

「等了你好久呢,怎麼要這麼久才找到我呢?」葉修拉過旁邊的椅子,坐下,翹起腿看著韓文清。

「你老了。」葉修目光沒有移動的鎖在韓文清臉上,如同雷射光一樣來來回回掃著,把每條皺紋、每個起伏牢牢記在腦海。

「說完了嗎?」韓文清眼中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門邊的抽屜有一封信,給你的,要不要看,隨便你。我希望我死後,你能放過其他人。」葉修眨眨眼。

「命令只是要我殺了你,其他人,與我無關。」韓文清冷硬的說。

葉修再次笑開了。

「謝謝你。我沒有話要說了,韓文清上將。」葉修站起來,對著韓文清敬禮,筆直而標準,如同當年軍校初畢業的他。

「不過,我不會死在你手上的。」他的嘴角再往上多彎一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身抄起桌子上的手槍。

「再見了,韓文清。我愛你。」扳機扣下,安裝了滅聲器的槍只是發出尖銳的短嘯,葉修的左胸滲出紅色液體,染紅了他純白的襯衫。

韓文清繼續端著槍,動作標準,眼神鎖在葉修慢慢軟下的身體上,直到他胸膛沒有起伏後,他才垂下槍,轉身往門口走去。

走到門邊,他的手握在門把,往下扳動。

此時,眼角餘光看見了那個抽屜。

韓文清縮回握在門把上的手,拉開了抽屜。

一封信靜靜躺在抽屜底。

鬼使神差,他伸手拿走了信,然後,沒有回頭的離開了。


评论(11)
热度(23)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