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百日韓葉]DAY 54 相愛 仲夏(1)  

咳咳,別打我。 @夕色千城空余慕。 

所有試都考完了,會認真更文的!

--------------------

夜闌人靜的公路,停泊著一輛貨車,拖拉著兩個集裝箱,靜靜的待在公路旁。

一輛摩托車飛馳而至,停在貨車旁邊。

駕駛者跳下車,脫下頭盔,一頭長髮垂下直到腰間,隨著夜風飄動,一身黑色皮衣勾勒出玲瓏浮凸的身材。

她走到集裝箱前,打開門俐落一跳,就跳進集裝箱裡。

「葉修哥!收到情報了!」順手關掉集裝箱,女生清脆的大聲說。

集裝箱內部不是想像中的黑暗,反而在頂部安裝了光管,照亮了裡面。

「沐橙,怎麼了?」靠在一邊是一排電腦,坐在最靠近門口的男人站了起來,看著蘇沐橙。

「軍方派出霸圖了。」蘇沐橙凝重的說,「領隊的正是韓文清。」

葉修眨眨眼,彷彿沒有聽到般坐回去,從褲子袋摸出一盒菸,叼出一支,用小巧的打火機點燃,一呼一吸,吐出薄薄的青煙。

「我知道了,一級警備,全員武裝,看到可疑人物,格殺勿論。」鏗鏘有力的聲音傳出,帶著鐵馬金戈。

「知道!」蘇沐橙的聲音也被感染上一份血腥,她大步走到另一台電腦面前,敲著鍵盤,發出一條條指令。

「沒想到,會是他。」葉修看著頭頂的光管,語氣平淡,卻難掩一份疲憊。

鍵盤噠噠聲中斷一下,又再次響起。

「老韓,你知道嗎?我最不想見到的,是你。」

但是我很想你,你又知道嗎?

從學院畢業那天,我第一次那樣怕跟你分別。

那時候,我還在告訴自己,我是因為怕孤單,怕失去了競爭對手。

那天收到委任信,登上大卡車,我第一個尋找的,是你。

大卡車裡沒有你的身影,那刻,心裏空洞洞的,卻又有點慶幸。

就算要死,我也不會死在你面前,你此生也不會知道我死了,我在你心裏,還是那個完美、強悍的我。

而不是滿身鮮血、狼狽的我。

卻在下一秒,你的身影走進我的視界。

感謝上天,我還是見到你了。

「喲,去榮耀特種部隊?」但我還是把那份欣悅,深藏心底,假裝毫不在意的,跟你打招呼。

「廢話。」你不屑的說,但說完還是點點頭,然後坐到我對面。

你坐下後,卡車就開動了。

一路上,相對無言。

隨著車子移動,你我的大腿不時輕輕碰撞,透過纖薄的布料,我彷彿感受到你灼熱的體溫。

你真的很奇怪咧,臉上冷冷的,令人望而卻步,卻偏偏有著如此熱烈的眼神和滾燙的溫度,是不灼人、令人安心的熱度。

討厭身體接觸的我,對這種溫度,並不覺得厭煩。

反而,覺得很舒服。

榮耀特種部隊位於沙漠內部,接受著比平常軍人嚴格的訓練、做著比平常巡邏困難的任務,部隊每一次出動,都帶著滿手鮮血回來。

在那裡待久了,你就會懷疑自己還是不是自己,手上沾染的鮮血越多,越覺得,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殺人機器。

每一次出任務,都在和死神打交道,不止一次想過,死了,會不會更輕鬆。

但是支持我撐下去的,是你。

或許是那幼稚的爭勝心,我不願意輸給你,所以,我要站著,哪怕比你多一秒,我也要站著。

就這樣,撐過無數的任務,無數次,在死神眼皮下收割敵人的靈魂,然後留給他一個從容的背影。

很多人都說,彌留之際,會看見無數令人眷戀的東西,或是親人慈祥的呼喚、或是朋友爽朗的笑容、或是一首簡單的催眠曲,在門的另一邊對著你招手,叫你過去。

只有毫不猶豫轉頭,抗拒一切誘惑,走向刺目的光明,才能回到此方。

無數次我想走向那道門,但當我回頭,卻在那刺眼得令人流淚的亮光中,依稀看到你的身影。

雙手環胸,皺著眉看著我,罵我沒出息。

但還是會一臉不情願的伸手,拉我過去。

你是我的光明,帶我回到殘忍現實的光明,也是給予我一絲溫柔慰籍的柔光。

無數次,我想把我的心思告訴你,但我知道,那只能是個奢望。

我和你,都只有現在,沒有未來,誰都不能保證不會在下一秒吐出最後一口氣。

這份情愫,只會是負擔,只會令我們懦弱。

因為有了牽掛,而不再果斷,心中多了一個,比任務更重要的存在,就會變得怕死了。

怕死了,你會傷心孤獨,你會寂寞痛苦。

但是,那一次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給了我一個藉口,把這份思念,說出來。

我還記得,那次執行任務,目標是殲滅敵方的軍事基地。

任務進行順利,基地成功被摧毀,但是我們卻被追兵緊緊咬著。

我腳部中彈,根本跑不快,但是你可以逃的。

「你是笨蛋嗎?快走!別等我!」我記得我是這樣罵你的。

但是你只是冷哼一句,然後一手拉著我。

「沒出息。」你冷哼一句,隨手往後扔出最後的手雷。

不過,我們也被包圍了。

「該死,叫你走你不走!」

那一刻,我怕的,不是我的死亡,而是你再也見不到明天的陽光。

「我從未學過要扔下戰友。」你泰然自若的說,然後背貼背站在我背後。

那熟悉的溫度,我知道,你會守在我背後,直到你倒下。

「那麼。。。上吧!」那麼,你的後背我來守護!


评论(2)
热度(22)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