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百日韓葉]DAY 45 用死亡在你心上留下烙印  

咳咳,我還是,開虐了,不過有點語無倫次的感覺, @夕色千城空余慕。 

手上武器放下來聽到沒有?

然後200粉了,有人要點文的請自帶梗喔,最好韓葉雙花喻黃,其他我也會努力(X

----------------------

「所以,老韓你要開槍了沒有?」葉修舒服的倚靠在椅背,對頂在眉間的的槍管視而不見。

韓文清維持了這個動作,五分鐘了,平時穩定的手,此刻卻微微顫抖。

穿著黑色夜行衣,融進了燈光陰影的他,站在葉修的書桌前,手上的沙漠之鷹瞄準葉修眉心。

「別以為我不敢開槍。」韓文清咬牙切齒的說。

「如果你敢開槍,你五分鐘前就開了。」葉修繼續氣定神閒。

「為什麼要離開!」韓文清近乎嘶吼的說。

「膩了,就離開。」葉修淡然的說,「有問題嗎?」

「你知道的!一入榮耀終無悔!進入了榮耀,被血染污了手,就再沒有離開!離開,會被視為背叛者,你不知道嗎?」韓文清說著。

「我知道,早在組織成立前,我已經是殺手了,我怎麼會不知道?」葉修不耐煩的揮揮手。

「那你為什麼離開!」

「我說了!我膩了!膩了天天靠著殺戮而生存的日子,也膩了看著愛上了某個人卻卻不得讓他知道。」葉修揮揮手。

「什麼?」韓文清因為葉修的話而呆了一下。

「怎麼?還要我重複嗎韓文清?」葉修嘲諷著,「對,我愛上某個人了,但是他不知道,從來不知道,只會蠢蠢的用著一直以來的方法對我,無論我做什麼,他都不明白。」溫柔的語調訴說著悲哀的事,但是葉修依舊冷靜。

「我跟他朝夕相對,但是他從來不明白,只覺得我的舉動是麻煩,覺得我為他所做的都是多管閒事。」葉修沒有管韓文清的反應,繼續說,彷彿說給韓文清聽,也彷彿說給自己聽。

「從開始當上殺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再也不會動情,親情、友情、甚至愛情,都不會。每次執行任務,都是機械,冷漠的做好每一個標準的動作,心臟不會再因任何事而跳動。但是自從見到他,我的心彷彿再次跳動,為了他而活著。我每次都對自己說,我不能死,我要回去見他。」葉修的手摸上自己左胸,心臟有力的跳動著回應他。

「韓文清,你知道幸福的意思嗎?」葉修抬眸,看進韓文清眼底。

「幸福?殺手從來不需要。」韓文清皺起眉,一臉鄙棄。

「對啊,你不需要,我們都不需要,但是我知道那種感覺,而且,我比你幸福。」葉修嘴角拉出一個弧度,一個名為笑的弧度。

「我比你幸福,起碼我愛過,所以,無悔此生。你呢,你愛過嗎?知道那種愛上卻不能告知、只能藏在心底的感覺嗎?韓文清,我真的為你可悲呢,還有,為愛你的人可悲,用生命去愛,卻得不到任何回應。」葉修輕笑著說,眼底卻閃過一抹蒼涼,空洞的眼神似乎凝聚在韓文清臉上,但又似乎透過他去看過去,「我死了,起碼可以從中解脫,你呢?還是活在這個循環中,不得脫身呢,真可悲。」

「開槍吧,完成你的任務。」葉修目光重新凝聚,清澈得如同仲夏的晴空。

「別逼我。」韓文清眼底最後的希望破碎,粉碎成星空纖塵,「跟我回去,我幫你求情。」

「沒有逼你,也不需要你的可憐。」葉修走上前,把冷銀色的沙漠之鷹頂在左胸,槍管彷彿隨著左胸的跳動而輕輕躍動。

「我自己來。」葉修伸手包覆上韓文清扣在板機上的手,輕巧一拉板機。

「就讓我,用死亡在你心上留下烙印吧。」響亮的槍聲,淹沒了最後的一句話。

沈重的身軀墜地,血紅色的血液染透了純白的地毯,如同十年前染上鮮血的手,怎樣清洗,也會留下陰影。

韓文清跪下,伸出手,撫摸上葉修還帶著微溫的臉,那張臉,在面臨死神的時候,還帶著那麼清淺的笑,對一切彷彿從不在意。

「擊殺目標葉修,任務完成。」韓文清按動耳機的對話按鈕,聲音冰冷,留下話後就隨手扔掉耳機。

「我不明白,葉修,我不明白。」韓文清輕聲說,聲音依舊毫無起伏,「我不明白,殺手從來沒有感情,只要知道完成任務就可以了。但是,為什麼,我這裏,很痛?」韓文清拉起葉修軟弱的手,貼上自己左胸,任由那隱隱的顫動透過衣服傳到葉修指尖。

「告訴我,為什麼?我這裡,很痛啊。」韓文清聲聲問著,卻依舊得不到回應。

「告訴我,葉修。。。這些是什麼。」韓文清另一隻手摸上自己的臉,帶出一抹帶著鹹意的濕潤。

「你不肯告訴我嗎?為什麼?起來好好說話,回答我的問題啊。」韓文清以對待易碎品的輕柔抱起葉修,不斷問著。

不過那雙黑眸,再也不會睜開。

「你也不知道答案嗎。。。那就算了,好好睡吧,明天任務我會來叫醒妳的。」韓文清抱著葉修,一步一步,直到身影被陰影吞噬,徒留地上刺目的嫣紅,沒人清理。


评论(9)
热度(25)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