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小寫手一名,求勾搭。

【海隼】贈り物  

二人情侣前提

好久没写文了求轻拍

----------------------------

01.

霜月隼最近觉得文月海有点忙了。

虽然说到了年末,工作多是很正常但是...

「这也忙过头了吧?」坐在早餐桌前的霜月準这样说。

「这句话你最没资格说吧。」叶月阳忍不住吐糟。

「所以,海呢?」霜月準看着旁边空出来的位置,「他不是才刚出现在我房间的吗?」

「海桑的话...叫醒了你之后就匆匆出门了。」长月夜把早餐端出来放到桌子上。

「他最近的早上都是这么早出门吗。」霜月隼开始回想,「的确,这几天早餐都没看见他呢...」

「隼桑你下午工作不是跟他一起吗?怎么不问问呢?」神无月郁帮旁边的水无月泪倒了杯果汁后,这样建议。

「好主意呢...那我下午去问问他吧!」霜月準轻轻击掌。

「啊,隼桑你能帮海桑把外套带过去吗?他今天漏了在寮...」长月夜拿起搁在椅背的长外套,「今天天气挺冷的。」

「交给我吧!」

02.

「霜月君,你能找到文月君吗?」工作人员急急跑进来,看着化完妆的霜月隼就开口问。

「啊... 我发了短信给他了,他说正在路上。」霜月準晃晃手上的手机,上面只是有文月海简洁的「途中」两个字回复。

「那...能麻烦霜月君先拍摄个人部分吗?」工作人员有点焦虑,「要不然怕今天的摄影会延迟完成...」

「Ok没问题!」霜月隼站了起来,走向摄影区。

「麻烦你了,霜月君!」工作人员呼出一口气,摄影师也站了起来。

「请多多指教哦~」

03.

当文月海走进摄影棚的时候,就看见霜月隼很认真的在拍摄。

「哟,今天的魔王大人难得认真工作呢。」文月海笑了笑忍不住说,然后冲着走上前的工作人员微微鞠躬,「抱歉之前的工作迟了!拖延了进度很对不起。」

「没事没事,请这边来。」工作人员带头引领文月海走进化妆间,随即化妆师就过来帮着文月海整理妆容。

「谁叫海今天迟到呢,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先工作了... 你今天要怎样奖励我呢?」霜月準跟在后面走进来,就坐在文月海的旁边。

「对不起啦,今晚给你买哈根O斯?」文月海闭着眼说。

「万岁,你最好了。」霜月隼轻声笑了一下,随即把一直握在手上的暖茶塞到文月海的手中,纤细的手尖碰上文月海冰凉的手掌,他立刻皱眉。

「怎么这么冷。」霜月隼伸手拉过文月海另一只手,也是一样冰凉冰凉的,随即想起今天长月夜早上拜托他带过来的外套还躺在自己袋子里,「我去帮你」把外套拿过来。」

但手却被文月海紧紧拉住。

「不用了,一会都去换衣服了。」文月海的声音带着些许嘶哑,霜月隼的眉紧紧皱着,坐回去用力反握他的手,试图把热量传过去。

「那起码把茶喝掉暖暖肚子。」他语气带着少有的坚定,这个人究竟有多不会照顾自己。

文月海张开眼,蔚蓝眼瞳映照着眼前很认真的隼,「好。」然后他慢慢把茶喝掉,最后长长呼出一口气。

「你最近有这么多工作吗?我记得星期一你给我的日程上没有排这么满的。」霜月隼开口问,就算都不想工作,队员们的日程他还是牢牢记住的。

「啊... 临时接的。」文月海苦笑一下。

「文月君,你的衣服!一会先拍摄你跟霜月君的双人,最后才拍摄你的单人。」工作人员拿着衣服走进来,递给文月海。

「好的,没问题。」文月海站起来,松开了霜月隼的手并把空掉的杯子塞给他,「谢谢你的茶,隼。」

「说什么谢谢...笨蛋。」

04.

「可以了,辛苦了文月君!今天到此为止!」

「麻烦大家了。」当文月海完成个人部分拍摄,已经是他来到的四个小时后,双人部分完成的两个小时后。

「隼大概等累了吧。」他换掉衣服后走进休息室,却正好看好霜月隼披着他的外套,躺在沙发上睡得正沉。

「隼,起来了,我们回去吧。」文月海走上去,摇着他的肩,思考着要是叫不醒他要不干脆背着他走,反正车子就在外面。

「嗯...?拍摄完了吗?」霜月隼却很快清醒过来,揉揉眼睛就坐直。

「嗯。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们回去吧。」文月海柔声说,「我先去把车发动开暖气,你收拾收拾就出来吧。」说完就站直身子转身。

而此时,忽然被一片温暖包裹着他,他带点错愕的回头,看见霜月隼刚好把手缩回去,而自己肩上正披着自己早上落下的外套。

「外面冷,别着凉了。你着凉了谁叫我起床呢。」霜月隼淡淡笑着,但语气中的关切没有被文月海漏掉,随即霜月隼拉紧他的手,「一起走吧。」

「嗯,回家了。」

05.

「对了,顺便绕去买哈根O斯?」汽车徐徐开出,文月海微微侧头问副驾座上的霜月隼。

「不了,回去吧。」

「什么?」文月海以为自己听错了。

「回去吧,你累了不是吗?」霜月隼看着他,路灯忽明忽暗在他脸上投下光与影,另文月海看不清他的情绪。

「啊还好啦...」

「没关系的,明天双倍买给我就好❤️」

「好好好,魔王大人。」

06.

「海,过来。」回到寮后,霜月隼从房间拿了点东西后,就叫了文月海去自己房间。

「怎么了?啊... 怎么你的始海报又多了。」文月海一走进霜月隼房间,就被满墙的隔壁队长大大小小头像弄得哭笑不得。

「坐下。闭眼。」霜月隼把文月海以不容忽视的力量按到椅子上。

文月海内心挺好奇霜月隼在玩什么把戏,于是听话的坐下闭上眼。

霜月隼伸手扣住文月海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好让自己看得更加清楚,然后仔细的开始帮他擦起脸上的妆起来。

「你没卸妆吧。不卸妆对皮肤不好哦。」

「难得是你念我呢。」文月海感受着脸上凉凉的触感,笑着说。

「谁叫海不好好照顾自己。」霜月隼仔仔细细的端详面前他的脸,闭着眼所以看不到那双蔚蓝如海的眼瞳,却为文月海平添上几分安宁和平和,是平时难得一见的乖巧,一站一坐的姿势让霜月隼难得处于高位去看这个男孩,这才想起他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而大概这阵子劳累的关系,文月海眼底带着淡淡的黑眼圈。

「好了,赶紧去洗澡,我的男孩。」霜月隼低头在文月海嘴角亲了一下。

「...你那个什么称呼。」文月海抖了一下。

07.

「圣诞快乐!耶!」翌日晚上正是圣诞节,十二人也早早完结了工作,回到寮内一起庆祝。

「隼,能过来一下吗?」当其他人玩得欢快的时候,文月海悄悄拉住霜月隼。

「嗯?」霜月隼带点疑惑,却也跟着文月海走了去他的房间。

房间内漆黑一片,霜月隼不敢乱走,只好站在正中。

「怎么了,海?」

一片黑中,忽然响起了音乐,还有一片蓝光。

而蓝光被拢在文月海手掌心,递到霜月隼眼前。

「圣诞快乐,隼。圣诞礼物,送你的。」文月海笑着说,不是一贯对着粉丝们的爽朗笑容,而是带一些羞涩和温柔,如同高中告白的男孩一般。

他掌心托着的,是一个小巧的水晶球,底座是一个音乐盒,正在缓缓流出着两人都很熟悉的音乐。

「君に花を、君に星を。」霜月隼说出音乐的名字。

「正解。弄了好几次才总算把谱都弄对了。」文月海带点得意,炫耀着自己的努力。

水晶球内部,下半部是满满的一片蓝白交杂的花海,中心转变为淡红的花朵包围着两个坐着的人昂首望着水晶球顶部,绘着一片一片闪烁的星辰的水晶球顶部。

那两个人的放大版,一个正握着这个小巧的装置,一个正牢牢看着。

「所以这几天你都这么忙的原因...?」霜月隼把前因都拼凑起来。

「早上去弄,然后就去工作,要不然赶不及。幸好工作坊那里的老板肯早些开门让我弄,要不然我肯定来不及亲手弄完送给你的。」文月海带些调皮的吐着舌头。

「...」霜月隼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静静的看着。

「诶诶诶你怎么哭了?!」文月海看着霜月隼,却忽然看见他眼角有些反光,伸手一抹才发现他哭了。

「欸...?」霜月隼怔怔的摸上自己的脸。

文月海赶紧去打开房灯,牢牢把面前的人抱紧怀里,一下一下的吻掉他的泪。

「怎么了?」

「我只是,太高兴而已。」霜月隼吸吸鼻子,埋首在文月海怀里蹭着,「你怎么就,对我这么好呢。」

「我爱你啊。」文月海的声音下一秒就响起,毫无犹豫的。

而霜月隼的眼泪却涌得更凶了。

「别哭,别哭啊!你怎么弄得好像我做了什么欺负你一样...」文月海完全慌了手脚。

「噗。海你把浪漫气氛都破坏了。」霜月隼失笑,不过也总算止住了眼泪,伸手接过音乐盒,珍重的抱在怀里。

「谢谢你,海。我很喜欢。」说完,微微踮脚,贴上了文月海的唇。

「圣诞快乐,海。」

「圣诞快乐,隼。」文月海更加用力的收紧怀抱,把他唯一的宝贝抱紧在怀里,牢牢的,不放开。

----------------

压死线QAQQ 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4)
热度(61)
© 帝殞無釋 | Powered by LOFTER